【TSN/POI】 02 时刻警惕(全)

因为lof出现Bug,上的内容无法显示,所以把第二集的完整版发一遍,已看的同学可忽略

注:

本文为疑犯追踪与社交网络世界观的混合同人,可看作平行世界下的发展。

正文时间线为第三季图书馆小队成立后,主线为TM与小撒的战争。

文章以人物与事件发展为主,可能涉及的CP除ME外皆为官配。

    Peter是Eduardo的化名。

 

02 时刻警惕

 

2010.09.30.

新加坡。

Eduardo办公室。

“Annie,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Mr.Saverin,”漂亮能干的女助理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您的爱丁堡之行如何?”

“收获颇丰,苏格兰的创意产业很有发展前景,”Eduardo笑着放下手中的包,“我给大家带了礼物,辛苦你了。”

“荣幸之至。”Annie如往常一样打开包裹,准备分发礼物。

“对了,那几瓶威士忌是要留给Nathan的,麻烦你帮我挑出来打包好寄出去。”Eduardo的脚步停在了门口,“或者干脆我自己带过去好了,正好要回纽约一趟。”

Annie的动作停顿,猛然抬起头,“您还不知道?”

“嗯?知道什么?”Eduardo笑看着她,然后察觉出她眼底的歉疚与安慰之意。

一颗心狠狠坠下。

“Annie,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Sir,”Annie回答道,“Mr. Ingram三天前意外去世了。”

空气中有了片刻的安静,Eduardo甚至可以听到外面街上超出分贝警戒线的喇叭声,或许当初应该换个地方办公的,他想。

“Sir, Sir? Mr.Saverin?”Annie看起来十分担心他,“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我只是……他说过要请我喝一杯伏特加的。”

 

2013.

加州去往纽约的飞机上。

Mark在做梦。

说梦其实也不太恰当,因为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Mark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掩面哭泣。

他哭得太用力了,连一旁掉了冰激凌的小女孩都忍不住收起眼泪好奇地看着他。

小女孩因为可怜他,还分了一根棒棒糖给他。

可能是太久没有这样发泄过,Mark发现自己呼吸不畅,甚至产生了错觉,让他觉得Wardo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轻声叹息了一句:“Mark……”

他抬起头,但是眼前什么也没有。

只有小女孩留下的棒棒糖和一张蠢爆了的幸运纸条,不知道是从哪个外卖盒子里拆出来的。

只要不失去希望,就一定能够梦想成真。

很白痴的语句。

可Mark却舍不得扔掉,他将纸条翻来覆去揉得皱巴巴的,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将纸条好好地保管在胸前的口袋里。

好像突然间又有了继续前行的勇气。

 

纽约。

早上七点。

Shaw淡定从容地尾随着自己的新Boss,非常的有特工的素质。

但在转过街角时,眼前依然失去了他的踪迹。

作为一个腿脚不便的人,Finch有时简直让人讶异得灵活。

“你应该知道你不是第一个尝试这样做的人对吧?”Peter突然出现在一旁,递过饮料杯,“咖啡?”

“谢了,”对于能吃到肚子里的东西Shaw一向来者不拒,“告诉我Reese没有成功。”

“他没有成功。”

“很好。”也算是安慰了一下她受挫的心灵。

简短的铃声响起,Peter瞬间接起电话,笑了,“你的。”

Shaw接过手机,保持淡定地听完了Finch的话,然后一把将电话挂了,手机扔Peter怀里。

“我们有了个新号码。”

 

与此同时,Chris·Hughes,曾经的Facebook公关大人,现任美国总统的网络总监,另一款社交网站的创始人,在他的公寓里遭遇了2008年后的最大危机。

Mark·Zuckerberg,他曾经的挚友、老板,和每天恨不得掐死数百遍的麻烦制造者,在不知何时入侵了他的房子,喝了他的酒,还睡了他的沙发。

“怎么了,亲爱的?”慢一步洗漱完毕的另一半走出浴室就看到爱人呆立在楼梯上,然后顺着他的视线,从入侵者的卷毛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Mark?!”

“亲爱的,我可能需要一点勇气。”Chris握住爱人的手,Sean也非常支持地、有力地回握着,不需要多说他都能猜到这次的麻烦大了。

Mark·Zuckerberg没有带电脑。

 

纽约。

街尾。

Peter边随手拍下新号码的照片,边问,“查到什么了吗,Finch?”

Finch看着屏幕上十分详尽的信息,手不自觉地在桌面上微移,“Wayne·Kruger,46岁,已婚,是一家网络公司的创始人和CEO。”

“听起来很耳熟啊。”Peter调笑着将手中的长焦镜头对照了中年宅男。

“LifeTrace,人生轨迹,虽然声称是个让人们联系亲朋好友的网站,但事实上更像是个收集和出售隐私信息的数据掮客。”Finch补充道。

Peter抿了抿嘴唇,眼神有些不悦起来,“这合法吗?”

“看情况,但基本上是的,大多数的信息都是网民自己提供的,几乎很少有人会去看一看用户须知。”

“就算不合法,做这行的人也有的是,”Peter收起相机,看了看照片,“说起来,TM的原理不也差不多吗?”

这话让Finch很不高兴,“除了号码以外,机器从不对任何人泄露任何信息。”

“那也不尽然,它让我找到了你,记得吗,Finch?Root第一次抓走你的时候。”

Finch想开口反驳什么,但还未等他组织好话语,Peter又汇报了最新进展。

“他回公司了,接下来就要看Shaw的了。”

不排除有转移话题的可疑,但Finch还是顺阶下了,“希望Ms.Shaw能够进展顺利。”

Peter倒是相当乐观,“对她有点信心,Finch,Reese对她的评价很高。”

“我对她的能力并没有怀疑,只是担心她是否能够忍耐得住不在我们的号码面前施展暴力。”

关于这方面,Peter也着实没有多少信心。

“不管怎样,还是不能排除他是行凶者的嫌疑,我会向Ms.Carter询问一下是否有关于他的档案。”

“而我就继续守在这儿,以免有什么精神失常分子突然拿把冲锋枪冲进去。”


纽约。

Chris家中。

Chris正在帮爱人挑选衣服,Sean则是有点忧心。

“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Chris叹了口气,继续专心地为他搭配领带,“放心,我都跟他打了多少年交道了,知道怎么对付。”

大不了就再给他一瓶红酒放倒,那个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样子,Chris都懒得想他是几天没睡这种没有价值的问题了。

Sean还是半忧虑半放心地出门去了,Chris看Mark还没醒,就出门去买吃的,以免某位CEO大人饿死在他家里。

昨晚遭殃的冰箱里恰好只有酒,连块面包屑都没有。

刚刚好买完东西,Mark就顶着一头乱毛起来了。

“醒了?”Chris瞄了他一眼,“先吃点东西吧,Sean有事出去了,有什么事吃完再说。”

Mark也没有多计较,自顾自地就吃了起来。

他确实饿了。


睡饱的Mark出奇地安静,吃饭的时候也是细嚼慢咽的,看不出有什么大祸临头的样子。

但他越是安静,Chris越是直冒冷汗。

从Facebook董事会集体把Mark赶下台到他良心发现决定跪求着让自己回去,又或者是突发奇想想进军政坛或者是FB里哪个不长眼的小子黑了国防部,总之什么Mark干得出干不出的糟心事他统统都想了一遍应对策略。

但他内心最怕的那个答案却怎么也不敢想。

Mark也有过不那么嚣张暴躁的时候,不吵不闹,给啥吃啥,乖觉得像个自闭症儿童。

第一次,是Eduardo离开的时候。

第二次,是他和Eduardo的官司刚刚结束的时候。

再后来,是Eduardo移民的时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FB前公关大人的顺心日子就那么几天。

剩下的日子,Mark不是在骂哭实习生,吓哭正式员工,得罪投资人,气跑合伙人就是把自己忙到顾不上身体,偶尔挥舞着剑恐吓一下Dustin就算是锻炼,非得用上安眠药才能让他清静一会儿。

用Mark首席秘书的话来说,他没把自己作死真是上天不开眼。

在Chris胆战心惊地想东想西的时候,Mark终于吃完了。

过了良久,他才开口:

“Chris,你相信我吗?”


入夜,会场,晚宴。

Peter和吃得正欢的Shaw一起盯着号码,并时不时地讨论哪种酒配牛排最好喝。

在Shaw说出伏特加和威士忌这种邪教异端之后,Finch也忍不住加入了讨论之中。

“澳洲牛排的话,自然还是配Shiraz Cabernet口感更佳。”

“Pinot Noir加海盐也不错,”看了一眼一副受不了你们俩样子的Shaw,Peter又补充到,“Shaw的话,可以试试Cabernet Sauvignon,你一定喜欢。”

在没人可以看到的图书馆,Finch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关于食物的题外话在18禁的视频扰乱宴会后戛然而止。

再没有比在主人结婚纪念日的宴会上放他偷情的视频更打脸的事情了。


这当然也引起了Peter他们的注意,但仔细查证之下发现女员工只是单纯想报复一下Mr.Kruger,却没有什么想谋杀他的想法,很显然,这位也不是让机器吐号码的原因。

Wayne·Kruger,他们的新号码,严格来说不是什么好人。

对婚姻不忠诚,做生意不道德,用Shaw的话来说,她巴不得这个人就是行凶者,好让她直接突突了。

然而接二连三的意外显示了这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号码是个受害者,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Wayne已经遭遇了三次暗杀。

最后,勉强被Finch从发疯的自动驾驶车上救下来的Wayne,还是被Peter保护性地安排在了安全屋内。

Wayne不自认为自己不算坏人,只是打打擦边球,赚赚钱,得益的又不止他一个人,就算是婚内出轨,最多也不过是打场离婚官司,他老婆(或许很快就要变成前妻了)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地想要他的命。

而现在,他名誉被毁,被恐吓,还有性命之忧,他一方面还有些不相信,觉得这突然冒出来的三人是在危言耸听,可刚刚发生的车祸和头上隐隐作痛的伤痕又好像是在提醒他,你的麻烦大了!


Mr.Sommers是一个电子工程师,也是位宅男,不怎么会哄人,生活上除了工作也没有什么其它情趣,在和妻子到了七年之痒的时候离异了,好在两人好聚好散,彼此都有新生活,对于共同抚养女儿也没有什么意见。

对他来说,女儿Chloe和工作就已经是他生活的全部了,这辈子,能在事业上做出一二,然后看着女儿开开心心地生活,找一个真心对她疼她爱她的人,就是做父亲最大的喜悦了。

而这样的愿望,却被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毁了。

Chole的前男友是个跟踪狂,在与她分手后还不依不饶,申请了法院的禁令也没用,只好搬家,但因为LifeTrace,她一次次地被找到,他们乞求LifeTrace撤下她的消息,可是没有用,信息依然在更新,而终于,那个变态的耐心耗尽了,在第三次找到搬家后的Chole之后,他杀了她。

逝者已去,犯人伏法,可LifeTrace这个帮凶还在。

联合提告没有用,Stu也没有放弃。

然后他接到了一个包裹,里面装着复仇的希望。

起初的时候,他只是想向LifeTrace要一个说法,之后,他想毁了这家公司,到了后来,他想毁掉的还有这家公司的掌控者,Wayne·Kruger,这个男人,无视他的公司所导致的种种悲剧,一心只想着赚钱,甚至为了谈合作可以不顾自己的命,铤而走险,跑到他的面前。

你看,金钱已经让他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而复仇,又让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没想到,Kruger会主动找上门来,更想不到他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但Stu没有动摇,有的只是悲哀,这个男人的眼底没有一丝愧疚。

在被Kruger用枪威胁着陪他去见合作方,为LifeTrace解释的时候,Stu只有冷笑,哪怕是被一枪打死了他也不会如他的愿。

不过能够看到Wayne在得知合作失败时的表情,他还是很高兴的。

Wayne已经崩溃了,破裂的婚姻,失去的名誉,还有接二连三的性命威胁,合作失败是压在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失控之下,他的枪被夺走了。


Peter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Mr.Sommers大声质问着Wayne的无动于衷,而在枪口下终于清醒过来的Kruger则是茫然无措,也有了些愧疚。

到底良心未泯,抑或是演戏,Peter没有空去关心。

他从怀中拿出那张被Stu贴在员工衣柜上的照片,那是他和他女儿的合照。

Chloe生前最后一次的合照,在一切未发生之前,在他未失去他女儿以前。

他曾有过那样平凡的生活,那样美好的憧憬,而现在,他只剩一张照片,和满腔的仇恨。

“Mr.Sommers,这不值得,”Peter试着循循善诱,“想一想你的女儿,这会是她想要看到的吗?”

Stu很想狠一狠心,扣下扳机,但他知道,他的手正在渐渐无力,当复仇真正来临的这一刻,他终于想起:

他的女儿已经不在了,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就算杀死了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杀他千遍万遍,他的Chloe也回不来了。

“如果失去了你,又有谁来纪念她?”Peter试探着将手上的照片递了过去,不动神色地把枪拿了过来。

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复仇的行凶者,将与女儿的合照贴在了心口,变回了那个温柔善良的父亲,泣不成声。


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Wayne合作失败,虽然受了不少惊吓,却也算是咎由自取,他不追究Mr.Sommers最好,如果追究,相信Finch也愿意出手把LifeTrace网站黑成单机页游。

但正当Finch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之前追踪的恐吓电话结果出来了,信号来自公司内部,一个早已潜伏着的敌人。

警告的话语刚出,耳机里就响起了几声枪响。

Finch一下子站了起来,半天不敢问话。

Peter倒在地上没有动,他虽然穿了防弹衣,但肋骨断了两根,Shaw还在路上,Finch鞭长莫及,在没有搞清对手的来意之前,他不敢动。

好在对方的目标似乎只有Wayne,并没有对Mr.Sommers下手,否则以Peter现在的情况,只怕也无力阻止。

Collier的来路没人知道,但他的警告他们都收到了,用Wayne的性命为训,Collier发表了一番关于隐私、权利、政府与人权的演说,然后扬长而去。

他在这场复仇大戏中扮演的角色,他们终于看清,但他背后的用意以及他愿意为此而做出的事情,一时还让人摸不清。

Shaw赶到的时候,Collier已经走远,她三言两语打消了Peter想要继续追踪的念头,将他扶了起来,并迅速离开。


夜已破晓,一切才刚刚开始。

评论 ( 9 )
热度 ( 45 )
  1. Blue毕潇1314 转载了此文字
    疯狂打call!!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