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PH:爱情赌约(13-16)

第十三章:
    来不及细想自己的行为是否有“逃兵”的嫌疑,Eduardo只是带着Peter往回赶,而Peter虽然也有心想要就Mark的事情和自己哥哥好好谈一谈,但不是现在,对Harry的担心已经占据了兄弟俩的全部心神。
    在Felicia的安排下,或许还有神盾的帮助下,两兄弟在四个小时后赶回了纽约,而此时的Harry还未出手术室。
    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当研究人员严肃地跟Peter解释Harry现在的状况时,Eduardo只能躺在休息室里,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这一天实在是太漫长了。
    然而Felicia又带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很显然,Eduardo这个代理CEO做的不错,他震慑到了奥斯本的股东们,但也让他们开始防备起来,神盾虽然控制了整个奥斯本大厦,却挡不住一些在对面大厦里偷偷摸摸的所谓的“私家侦探”们,更别提那些暗地里的交流隐隐透露出想要派人潜入大厦的意思,无论如何,奥斯本大厦已经不足以保障Harry和Peter两人的安全了。
    在手术室外等候的Peter也有着同样的念头,造成Harry现在状况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他的身体本身与血清并不融合,即使有了药剂的帮助,但还是产生了一些排斥反应,二是现在的治疗方式,改良版的血清虽然暂时延缓了Harry的病情,但毕竟药效太轻,反而让他体内的病变产生了抗体,才会导致这一次的昏厥,不难想象Harry以后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差。
    好在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神盾的生物学家们终于想出一个或许可以一劳永逸的对策来。
    Harry不能完全融合蜘蛛血清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Peter的父亲当初是以自己的血液来制造的血清,换言之,只有Parker家族血脉的人才能成为“蜘蛛侠”,然而血液来自骨髓,如果能够将Peter或者Eduardo的骨髓移植给Harry的话,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但同时这也非常危险,毕竟Harry和Parker家族并没有血缘关系,骨髓匹配的可能性很小,排斥反应一样可能让他丧命,Peter先前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但匹配结果一出来他就放弃了,而现在,神盾的科学家们却找到了另一个解决办法。
    骨髓移植的过程为化疗、移植,然后才是排异、感染、移植后化疗,也就是说,排斥反应会出现在新的骨髓开始造血之后,如果在这时给Harry注射蜘蛛血清,然后再依靠血清的力量治愈Harry的身体以及排斥,打一个时间差,或许Harry就能永远地痊愈。
    先不去思考可能的失败结果,如果要进行骨髓移植的话,奥斯本并不是个十全十美的手术地点,按照神盾一贯的做法,他们两个早就应该被转移保护起来了,之所以还能呆在这儿,完全是因为两人的特殊身份再加上Eduardo的强烈要求,但现在事情明显有了变化。
    所以当Harry再一次从死亡线上被救下来之后,Peter和Eduardo交谈了一番,暂时敲定了转移的计划,至于Harry的意见,他们当然也会听,只要和他们是一致的→_→。
    Eduardo也参与了骨髓配型,尽管Peter坚持觉得这没有必要,然后Eduardo就他的身体状况进行了一番善意的嘲笑,后者无言以对,至于Felicia汇报的情况,Eduardo并不打算对Peter提起,生意上的事情就该交给商人来解决。  
    所以Harry醒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Peter,第二个是Eduardo,第三个就是Felicia,抱着一堆待签的文件。
    上次的授权书因为是匆忙之下准备的,实际上Eduardo还是在很多方面受到了限制,不过Harry安全醒来,Eduardo也并没有打算真的取代他的位置,也就没提,但现在不同了。
    Eduardo温和地看着Harry,“签下这几份协议,你的公司可就真的交给我了,要是不小心让我搞破产了,我可不负责。”
    Harry笑了笑,利落地签下字,然后在律师的见证下递给了Eduardo,还顺带附上一句“慢慢玩~~~”
    Eduardo很平静地接过文件,抽出最下面的一张交给了Peter,示意他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然后镇定自若地和Felicia还有律师团开会去了。
    留下Peter拿着手术同意书,对着Harry狐疑的眼神,抖得跟快抽风了似的。

    Chris和Dustin的日子奇迹般地好过,在Mark神经质一样地冲出办公室之后,他们还以为Facebook快要倒闭了呢,结果Mark失魂落魄地回来了,然后在办公室里敲敲打打了一晚上的键盘,第二天就又是一个精神抖擞的小卷毛了。
    “果然想要Mark有所行动只能期待奇迹了啊……”Dustin正在午间休息,一边啃着全麦面包一边盯着埋头工作的Mark叹息道。
    Chris拿着文件走过,顺手也拿起了一块面包,“什么奇迹?”
    “Mark啊,我还以为他终于想通了去找Wardo了呢。”
    “根据他的飞行记录来看,他昨天的确飞去了迈阿密,至于是不是去找Wardo我就不知道了。”Chris边翻文件边说。
    “What!ヾ(。`Д′。)……咳咳咳咳咳……”
    Chris翻了个白眼,递给他一瓶水。
    好不容易把卡在嗓子眼里的面包给咽下去,Dustin就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他真的去了迈阿密?昨天下午?然后他还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嗯,”Chris也给自己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这才是奇迹。”自己上回去的时候Mr.Saverin恨不得一口吃了他,更别提Mark了,他到底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难道Eduardo真的恰好也在家?
    两人默默思考着,各自啃了口面包,丝毫不知道自己距离真相是如此的接近。
    “今晚给Wardo发邮件?”
    “好哒~\(^o^)/~”
    遗憾的是,Eduardo这两天太过忙碌,忙到根本没有时间去检查自己的邮箱,所以两个好奇宝宝只好带着满腹疑问继续观察Mark的日常动态。
    Mark也很忙,他的办公桌下又开始垒起了红牛罐头,Eduardo“逃跑”的事情的确给了他不小的打击,但这个打击在两个“Wardo”的冲击下变小了,至于Mr.Saverin,虽然他最终也没有开门,但他也没有拿把枪出来突突他,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跟Dustin混在一起久了的好处就是你开始习惯往乐观的一面想事情了。
    对于Mark来说,这次的迈阿密之行就好比是一次失败的编程,而现在他要对此进行修正,所以,短暂的沮丧过后,Mark一贯的高效性能又开始发挥作用了。
    首先,他再次给Eduardo发了封邮件,解释了一下他去迈阿密的原因,毫无疑问又被屏蔽了。
    其次,他设置了“Eduardo”的提示词,即只要一有和Eduardo有关的事情发生,Mark就会知道;
    然后,他用面部搜索软件开始在各种网站上搜索Peter,当然,Mark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他用的是Eduardo的照片。
    经过一天一夜的搜索后,电脑显示为空白,Mark的好胜心也被激起了,作为Eduardo的双胞胎兄弟,那个人可能也不是很喜欢社交网络之类的东西,但作为一个大学生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被拍到过的几率又有多大呢?
    Mark开始黑进各个大学的档案里搜索和Eduardo长相相似的人,他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暗暗后悔,怎么早没想到这一点。不过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至少他知道了有人在暗中清除了Eduardo和Peter的网上痕迹,而且很有可能和屏蔽他的是同一个人。
    证人保护计划?Wardo陷入什么麻烦中了吗?所以他才走得那么快?
    想到这儿,Mark开始加快动作,首先排除哈佛,然后是佛罗里达州的大学,如果双胞胎从小就被分开的话,两个人在同一城市的可能性应该不会很大……
    Mark决定从纽约的大学开始找起,一个小时后,他在一所名为Empire State University的大学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Peter·Parker,父母早亡,和自己的叔叔婶婶住在一起,成绩优异,尤其是在生物科学方面,专长爱好是摄影,曾经拍到过大名鼎鼎的蜘蛛侠。
    Mark把Peter也设为了关键词,发现他还是有些小新闻的,毕竟他可是第一个拍到了蜘蛛侠的人,只是这些报道里都只是简略提到了他,有些连全名都没有标注,仿佛他是个无名小卒一般,又或者是有人刻意让大家这样认为的。
    Mark思考着这个问题,又重新浏览了一遍Peter和Eduardo的网上记录,除了没有照片以外,他们的网上痕迹也被很小心地掩饰过,看上去完全就像是普通的大学生一样,没有任何可能泄露隐私的危险,也不会过分地引人注意。
    Peter的家庭住址就在眼前,Mark却迟疑了,毕竟他才刚刚在Eduardo的家门口吃了个闭门羹,不想那么快再吃另一个,万一Wardo不想让他找到呢?如果他就这样去找他或者Peter,Wardo说不定会更生气。
    Mark默默地打开了另一罐红牛,然后又想到,万一Wardo现在真的有危险呢?
    要怎样才能绕开那个该死的黑客让Wardo接受到他的信息呢?
    二十分钟后,Mark做了一个决定。
    仅供参考,此时的Mark·Zuckerberg已经熬了一天两夜,并且破天荒地情商智商长达N个小时皆在线上,而长久被忽略的爱情荷尔蒙突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这直接导致他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又一次在没有经过Chris同意的情况下和律师进行了联系。
    所以当Eduardo在结束一天的辛苦工作以及一日三次地照顾Peter和Harry之后,他打开邮箱第一眼见到的既不是Dustin发过来的冷笑话,也不是Chris的暖心鸡汤,而是难得出现的Mr.Martin的建议:
    Mr.Saverin:
    在过去一月中,共截获Mr.Zuckerberg47封邮件,最新邮件来自Facebook律师代表Mr.Davidson,邮件内容涉及Facebook的商业事宜,或需你本人亲自过目。
                                                                                                          ——H.M.
    邮件内容显然不是出自Mark的手笔,因为这是一封商业信函,里面提到Facebook需要Eduardo在公司的第二轮融资中再签署一些文件,即百万会员夜他撒手而去时留下的那些未完品。
    Eduardo靠着舒适柔软的座椅,一手松了松领带,出乎意料地露出了一个不带任何讽刺意味的笑,想着:看来他的确忽视Mark太久了啊……

    三天后,随着奥斯本企业新任CEO掌握董事会大局等新闻的出现,Eduardo·Saverin这个名字开始如雷贯耳,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公开发表了对Facebook提起诉讼的律师函。
    当天,Harry枕着消过毒的新闻报纸睡得很香。


第十四章:
    Mark是被一阵“嘀嘀嘀嘀”的笔电警报声给吵醒的,他愣了三秒之后才从睡梦中反应过来。
    Wardo出事了!!!!!——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然后他看到了各大新闻网站刊登出来的律师函,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就这样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电脑,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Chris冲了进来。
    “Mark!”Chris还是头一次这样狼狈,头发不再一丝不苟,西装也略显凌乱,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打领带就从餐桌上奔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今早的报纸。
    “你知道了?”
    “当然,现在可是信息时代,网络可比报纸快多了,”Mark好像没事人一样地耸耸肩,“而且网上也有报纸。”
    “你应该明白Eduardo为什么这么做,Mark,”Chris镇定下来看着他,“从法律上来说,Eduardo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前段时间Sean才刚出事,Facebook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新闻,我会跟Eduardo说让他撤诉,我们尽量低调地和解,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吧。”
    “不行。”
    “Mark?”
    “我说不行,我会找Wardo商量。”Mark很坚持,“他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会去跟他解释。”
    “解释什么?”Chris一头雾水。
    “那封邮件……我只是以为……没事,我去找他,我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我会跟他说清楚,不会有什么问题。”
    “Mark……”Chris摇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懂,但不管是为你为Eduardo还是为了Facebook好,你都不能再见他,懂吗?”
    “我要去见Wardo。”
    “你以为他是为了什么而起诉Facebook的,Mark?Eduardo根本不在乎钱也不在乎公司,你也看到了,他现在是奥斯本的总裁,只要他想他连买下Facebook都没问题!”Chris冲着他咆哮,“如果你还想Facebook好好发展下去的话,就听我的话,别再去招惹Wardo了!”
    Mark好像是被他吓了一跳,就这样怔怔地看着他,“可是……”
    “没有可是,我是Facebook的公关经理,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现在,去洗把脸,然后吃早餐,我去联系律师,有什么进展我再通知你好吗?”Chris温柔了语气,像是安慰他一样。
    Mark点头,手忙脚乱地整理着包,“我……回去换件衣服。”
    Chris凑近他闻了闻,然后懊恼地皱眉,“Mark!!!”
    “我现在就回去!”Mark抓起包就往外跑,等到确定自己出了Chris的视线,就立刻在街上打了辆车,迅速地往机场赶去。
    头疼不已的Chris在收到律师Mr.Davidson的邮件后,才后知后觉地猜出Mark又将惹出什么样的祸端来:
    “Mark!!!!!!!!!!!!!!!!!”

    神盾局或许的确曾经打算把Eduardo和Peter给永远保护起来,不过那也是在Peter成为蜘蛛侠之前的事了,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事情的走向已经变得不可预知了。
    所以,当Eduardo向世人郑重宣告了他在奥斯本当CEO这个事实之后,负责处理超级英雄事宜的Phil特工没有任何异议,只是默默地给予了更多的帮助。
    如果Eduardo和Peter是同一个人的话,说不定能成为第二个钢铁侠呢……Coulson兴致勃勃地想到,然后又将这个想法唾弃了N遍,真是这样的话,神盾的工作又得翻倍了……
    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Eduardo没有正面地回答如何接手奥斯本的问题,只是旁敲侧击地说起自己和Harry的渊源,以及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
    网友的脑补是强大的!一时间,网上纷纷流传起了奥斯本的两任总裁之间荡气回肠的狗血爱情故事,其中包括“青梅竹马”版,“相爱相杀”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版,“车祸、癌症、治不好”韩剧版,甚至还有Eduardo其实是Mr.Osbern的私生子之类的“兄弟禁断”版等等。至于什么我认识个小记者跟其中一个总裁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之类的小道消息就变得完全没有点击率了……
    晚一步上班根本没法阻止Mark的Dustin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喷了满满一大口水,然后默默祈祷某个暴君不会看到这些“不实报道”之后对Eduardo这样那样怎样怎样……

    Eduardo现在很愉悦,在Felicia把声明发出去之后,他就知道神盾已经默许了他的做法,现在他只要专心工作,成功当一个引人注目的靶子就好,他吸引的注意力越多,Harry和Peter才会越安全。
    所以当前台汇报说有一位Mr.Zuckerberg来找的时候,他不但没有把人赶走,反而还饶有兴致地把Mark给请了上来。
    这大概是Mark今天最幸运的一件事了,他赶上了Eduardo正开心的时候来找他。
    当电梯载着卷毛CEO缓缓向上的时候,Mark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Eduardo在失去行踪三个月后突然出现,还当上了奥斯本的总裁,而且就在Mark刚刚查出他在纽约之后→_→
    还有刚刚在出租车上那个无聊的八卦电台居然报道说Eduardo和那个什么Harry是一对,呵呵,Mark才不相信呢!
    最最最重要的是Eduardo居然答应见他了!虽然Mark本来就打算无论如何也要让Wardo见他一面的,但现在可是Wardo主动说要见他哎!
    这至少说明他已经不生气了对吧?Mark满怀希望地走出电梯。
    Eduardo的确心情很好,Mark上来的时候,他正在查看Chris几个小时前发过来的邮件:
    Wardo:
   不管Mark说了什么,你一定一定一定不要当真!我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来把他抓回去,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一定要给他留个活口啊!!!!
                                                                                                        ——Chris
    Mark见到的就是一只萌萌哒微笑着的花朵。
    “Mr.Zuckerberg,有事吗?”Eduardo很有礼貌地问好。
    Mark的心沉了沉,还没露出来的笑容也收了回去。
    “Wardo……”
    “基于我们目前的关系,我想你还是称呼我为Mr.Saverin更合适一点。”Eduardo纠正他。
    “Wardo……”
    Eduardo也没有再纠结,“Chris说你坚持要来找我谈话,所以,究竟有什么事?”
    “关于那封邮件……”Mark欲言又止,见到Wardo以后他的话似乎都变少了。
    “嗯?”
    看着Eduardo一副了然于心,毫不在意的样子,Mark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告诉他自己偷偷黑进了各个大学查找他兄弟的档案?告诉他自己胡思乱想以为他被牵涉进了什么重大案件里面然后被自己的臆想给吓得半死?告诉他自己根本没想过要让他再签什么合同而只是想再联系他而已?
    “你是认真的吗,Wardo?你要起诉Facebook和我?”他问道。
    “是。”Eduardo点头,“我告诉过你的,而且是你主动招惹我的,不是吗?”
    不是的!明明是你主动招惹我的……Mark在心里呐喊。
    明明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你来到我的身边,让我习惯了你,然后你就若无其事地离开?
    我绝!对!不!允!许!
    Mark·Zuckerberg暗暗握拳。
   
第十五章:
    Mark干脆坐了下来,和Eduardo谈起了生意。
    “我可以把你的股份还给你,Wardo,我已经把你的名字重新放回了创始人一栏里,我们没必要打官司。”
    “Mr.Zuckerberg,我想你可能已经忘记了,”Eduardo无聊地玩着桌上的笔,“不过我曾经说过,如果我回来,那我要的,绝对不止30%。”
    “I’m coming back for everything…”
    Mark眼前仿佛又飘过一双通红的眼,他回了回神,觉得眼前笑着的Eduardo是那么的陌生。
    “你想要什么?”
    Eduardo两手一摊作无辜状,“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该得到多少,那应该由法官来判决。”
    “你可以提出要求,Facebook会尽量满足你,我们没必要真的闹上法庭。”Mark的表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你是说要和我和解?”Eduardo嘲讽地一笑,“这可真不像是你的作风。”
    “Chris说我们可以和解,前段时间Sean惹了不少麻烦,这对Facebook的发展很不好。”Mark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反倒惹得Eduardo发笑。
    “Mark,你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谈判……”Eduardo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嘲笑,以及对自己的,“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当初是怎么骗到我的……”
    “Wardo……”
    “我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Eduardo收敛神情,面上看不出一丝情绪,“这场官司势在必行,具体的细节我会让律师来跟你们谈,至于现在,我想你们可以走了。”
    Mark顺着他的眼神转身,Chris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位身材样貌气质俱佳的……助理小姐?
    “Felicia,麻烦你送他们两位出去。”Eduardo站起身和Chris打了个招呼,然后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Wardo,最后一个问题,”Mark也站了起来,不理会Chris“闭嘴!蠢货!”的眼神,“你和那个Harry是什么关系?”
    Eduardo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以前的朋友,以后的家人,很简单的关系。”
    这也不算说谎不是吗?
    Mark浑身僵硬,Chris趁机将他拉走了。
    “Mr.Saverin,楼下似乎来了很多记者,”等到两人进入电梯后,Felicia才跟Eduardo报告,“要请Mr.Zuckerberg他们从后门离开吗?”
    “不用,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你把明天会议的流程拿来我再过一遍。”
    “好的。”
    奥斯本大厦楼下,Chris烦躁地挡开前仆后继的记者们,护着还穿着一身隔了好几夜没洗的汗衫的小卷毛,艰难地前进着。
    “Mr.Zuckerberg,请问你今天是来找Mr.Saverin谈判的吗?”
    “Mr.Zuckerberg,对于Mr.Saverin控告你恶意设计稀释他的股份的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
    “Mr.Zuckerberg……”
    Mark维持着一张黑脸离开,于是记者们只好写上“Facebook总裁与前合伙人谈判破裂,怒气冲冲离开奥斯本大厦”等新闻。
    在回程的路上,Mark始终保持着沉默,Chris也放弃了继续和他沟通的欲望,反正说得再多他也不会听。
    “我不想和Wardo打官司……”
    这是Mark终于开口后说的第一句话。
    “现在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Mark,现在是Eduardo要起诉我们。”Chris叹气扶额。
    “而且他还不愿意和解……”
    “而且他还不……你说什么?”Chris转过头来。
    Mark依然两眼望着窗外,“他说他不愿意和解,他会让律师来跟我们谈,他说要让法官来判决。”
    “这不像是Eduardo会做的事……”Chris沉思半晌,郑重道,“Mark,你把你跟Eduardo的对话完完整整地跟我说一遍。”
    看着Chris严肃认真的模样,Mark的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然而当Chris听完Mark所复述的话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一副受不了Mark的样子,让他赶紧回家洗澡睡觉以及不要再做多余的事。
    于是,晚上9点,Mark吃饱饭,洗好澡,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自己的笔电面前发呆。
    然后他开始埋头写代码,完善Facebook,一直到午夜。
    当工作又告一个阶段之后,他开始给Eduardo写信,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就像他今天去奥斯本,他原本要和Wardo说什么来着?反正不是Facebook的事,可是他忘了,面对着Wardo,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又或者变的不只是他?
    拉拉杂杂写了一大堆看似废话一样的东西,Mark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发出去,然后他想到,管他呢,反正Wardo已经把他拉黑了,于是他点击了发送,抱着花了3分钟都没打开的红酒瓶去睡了。

    第二天清早,Mark照惯例睡着懒觉,奈何门铃一刻不停地响着,他面色不善地穿着睡衣下来开门,Chris白着一张脸就冲了进来。
    “怎么了?”Mark还带着点起床气,不过看在Chris比他更糟糕的样子上大度地原谅了他。
    Chris一屁股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我昨晚一夜都没睡,在想Eduardo到底在想什么?”
    “然后呢?你想到了吗?”一提到Eduardo的名字,Mark整个人都清醒了。
    “没有,所以我直接发邮件问了他,”Chris抿了抿嘴,然后说道,“他说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跟Facebook打一场官司。”
    Mark一脚踢开沙发边上的红牛罐,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这些我昨天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但这不一样,”Chris看上去有些异样的兴奋,“Mark,Eduardo不想和你和解,这代表着你和他还没有结束,你明白吗?”
    Mark依然一头雾水。
    Chris丧气地低下头,又迅速地振作起来,耐心地和他解释起来,“Mark,你为什么要去奥斯本找Eduardo?你为什么要去迈阿密,要去他家里?Eduardo要起诉Facebook你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发火而是跑去和他和解?不要告诉我你突然良心发现对过去所做的一切表示歉疚,因为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听到了我和Dustin说的话是不是?”
    “是。”Mark坦然承认,“我听到了你们说Wardo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今天找Wardo也是为了告诉他这件事。”
    “但你没有。”
    “但我没有。”Mark在他身边坐下,“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但就是……Chris,我开不了口。”
    “这很正常,距离Eduardo离开才多久,三个月?他不可能那么快就原谅你,你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说服你自己他原谅了你,但你现在有了一个机会,Mark,”Chris忍不住激动起来,“如果Eduardo没有跟你提起诉讼,又或者在你提出和解的时候就立刻答应,那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样代表着他想和你一了百了,断的一干二净,可他没有这样做。”
    这最后一句话很好地安抚了激动的小卷毛。
    “我以前不赞成你再去找Wardo,是因为我了解他,也了解你,Wardo的个性虽然温柔,可一旦决绝起来就绝对没有再挽回的余地,他会起诉Facebook,说实话,在我的意料之中,”Chris的脸上一片赤忱,“那天晚上我和Dustin是故意在你面前那样说的,因为我希望当你知道这件事之后,你会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Wardo,至少,如果他起诉了你,你会愿意和他和解而不是缠着不放。”或者干脆直接把人给缠回来……→_→
    Mark深吸了一口气,“可是现在缠着不放的是……”
    “是Wardo,我还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但一定和他那个突然跳出来的兄弟以及奥斯本企业脱不了关系,他需要和我们打这一场官司,而且他的目的不是和解,也就意味着这会是一场持久战,在外人看来这是非常绝情的举动,可是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机会,我是说,如果你真的还想挽回Wardo的话。”
    “可是如果Wardo真的想要搞垮Facebook的话?我是说,毕竟Mark的确做了一些很过分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的Dustin趴在两人的肩头上阴沉沉地补充道。
    “以奥斯本现在的资本,他的确有这个实力。”Chris沉吟。
    “他不会的,虽然Wardo总是表现得好像不关心Facebook一样,但我知道他不会的。”Mark有种突如其来的自信心。
    一回头看见二人组摆出“你怎么知道”的眼神,Mark露出长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因为他是Wardo。”
    “至于Facebook,那是我的事,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一场官司给打垮的话,还要那些实习生来干吗呢?”
    看着Mark和Dustin兴致勃勃的样子,Chris无奈掩面,看来自己以后的工作是不可能轻松了。
    “还有一件事我可能要先通知你,Mark,Eduardo刚刚通知我,Winklewoss兄弟正在联系他,想要和他一起起诉你,我们或许得先解决他们才行,不然以后可能会很麻烦。”Chris有些顽皮地笑着,要不是Eduardo这个举动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还吃不准他到底在搞什么鬼,虽然现在也不怎么清楚。
    不过知道Eduardo还把他当朋友,还是护着Facebook的就已经足够了。
    “没关系,让他们来吧,要玩就玩大一点。”Mark不在意地一笑,“再说了,我可不会给那两个白痴一毛钱,Wardo~可以,白痴兄弟?NONONONONO~”
    Dustin看了看两个好兄弟,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样,Facebook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而他们却轻松的好像这不过是场打僵尸的游戏。
    如果Wardo也在这儿就好了……Dustin小天使心里这样想着。

    此时的Wardo正在浏览一封邮件,这是继律师函之后Mr.Martin第二次发给他的建议函,上面只写着一行字:“我想你需要看一下。”
    他点开之后发现这是个文件包,署名为“来自Mark·Zuckerberg的信”。
    Eduardo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关上电脑开会去了。
    在电脑另一端的Mr.Martin捧着一杯热茶,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第十六章:
    一年后。
    一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譬如Harry的手术已经圆满完成,虽说他没有得到Peter那样飞檐走壁的超能力,但至少可以健健康康地活个长命百岁。
    过程中当然不乏一些惊险之处,当Harry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命垂一线的时候,Peter差点就要犯心脏病抽过去了,好在最后血清还是及时地发挥了作用,挽救了Harry的性命,只不过他原本的身体状况已经损坏到了一个很糟糕的地步,所以蜘蛛血清将他身体里的细胞治愈之后就停止发挥作用,神盾的探员们也免去了一块心病。
    而Peter也早在半年前,即Harry手术成功后,就重新恢复了蜘蛛侠的身份,继续穿梭在大街小巷间行侠仗义,扶危济贫。
    至于Facebook,在这一年间,它已经覆盖了大大小小千余所高中以及大学,在社交网络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还是比较客气的说法,随着越来越多新功能的开发和更多的投资、合作等等,Facebook的竞争力也日趋增长,Mark甚至还放出了总有一天会超越谷歌的豪言壮语,虽然Chris并没有让这话给流出去,但事实上这样想的绝不止Mark一个人,这也从侧面可以看出Facebook目前的形势的确是一片大好。
    事业上春风得意的Mark在另一方面的运气就不怎么样了,原本Mark以为Eduardo那样高调地出任奥斯本的CEO,他们两个怎么也会多见上几面吧,结果Eduardo的名字到的确是常常见报,不是奥斯本推出了新的药物,就是Eduardo又收购了几家新的公司,可他愣是没露过脸。
    哪怕是出来买份早餐让人拍一下也好啊……Mark以及一众郁闷之极的记者们心道。
    Eduardo不肯露面,Mark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于是Facebook这一年几乎每个月都要开一次股东大会,Mark也每一次都会把通知函发到Eduardo的信箱里,以Chris的名义,而Eduardo也毫不意外地缺席了所有的会议,理由冠冕堂皇,他们还在诉讼期呢。
    哦,对了,诉讼也陷入了僵局,第一次取证的时候Mark以为Eduardo会来,他还破天荒地让Chris带着自己去买了几套正装,天知道他去谈投资的时候也从来不穿这些的好吗?不过Eduardo喜欢那他也只好试试看了,结果发生了一些意外,Eduardo的车还没到楼下就调头回去了(╯‵□′)╯︵┻━┻
    后来Eduardo也毫不意外地缺席着每一场听证会,Mark从一开始的不爽到麻木再到不爽,然后……他也不愿意去听证会了,于是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顺便给各自的律师更多收集证据的时间。
    至于什么商界精英的聚会啊,拍卖会啊,慈善晚会什么的,Mark对于这种需要穿西装打领带的场合一向都是不感冒的,而Eduardo就算去了也不会有狗仔乱拍,至于Mark得到消息想要去见Eduardo的话,很简单,Eduardo就不去了呗┑( ̄Д  ̄)┍
    Mark:(╯‵□′)╯︵┻━┻
    所以说,Mark和Eduardo这一年来见面的次数为——2+1次。
    第一次是他硬被Chris拉去了一个拍卖会,结果正好遇到因为紧急事务要离场的Eduardo,第二次则是Eduardo生日的时候,Mark特意等在奥斯本大厦楼下三个多小时,然后看到Eduardo和Harry相谈甚欢地坐车远去。第一次的时候Eduardo因为心情不好没有搭理他,第二次则是因为心情太好而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Mark:……(╯‵□′)╯︵┻━━┻
    那额外的一次算不上相见,而是Mark在又一次拿Eduardo的防火墙锻炼自己的黑客技术的时候好运气地遇上了Mr.Martin生病了,所以当他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绕过防火墙,入侵了Eduardo的电脑的时候,Mark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事实就是,他做到了,他成功地黑进了Eduardo的电脑,并得以暗戳戳地视奸了Eduardo一整天再加一个晚班的时间,至于当Mr.Martin身体好一点后发现了这件事气得连夜加固防火墙以及给与了Mark严重警告并且一个月都没再和他聊过天,那也是可以预见的啦~
    没错,在Mark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挑战中,在他坚持不懈每周一封情书发到Eduardo的邮箱里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Eduardo根本没有点开看所以格外地惹人同情的过程中,他和Mr.Martin成为了关系还算可以的黑客朋友。
    Mr.Martin这位好脾气极客和Mark这个坏脾气怪宅居然成为了朋友?说出来都没人信,然而这却是真的。
    在Eduardo拒绝收看Mark的信件之后,Mr.Martin也只是叹了口气就没再提及了,他在设置好关键词提示以免漏掉重要邮件之后就不再浏览那些只属于Mark和Eduardo的信件,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把Mark的邮件保存下来发给Eduardo,由他来决定这些邮件的命运。
    但Eduardo一次都没有点开过。
    Mr.Martin自认为自己算不上是一个很八卦的人,只是对自己的雇主有那么一点点好奇而已,他尊重雇主的隐私,于是转而和八卦中的另一个对象交流沟通了解真相去了,当然,时不时地,他也会不小心透露一些奥斯本股价涨了,Eduardo最近心情不错,或者天冷了,下雨了,Eduardo心情很糟之类的事情给Mark。
    虽然如此,Mark还是常常和Dustin一起搭Chris的顺风车去他家,然后看他们旁敲侧击地跟Eduardo聊起自己,但这样的对话往往持续不了多久,于是久而久之,Mark也不再去打扰Chris和他的男友约会了,专心骚扰Dustin逗Wardo开心变成了他的日常任务。
    相比之下,Eduardo的日子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平淡如水,每天安安心心上班,然后祈祷Harry和Peter可以平平安安回家就已经是他生活的所有了。
    半年的手术准备时间以及半年的手术后休养时间,Harry如今已经又活蹦乱跳简直比小蜘蛛还要生龙活虎了,所以当他终于得以出院回到自家的豪华大宅之后,Eduardo除了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之外,还顺手递上了一份股权转让书。
    “Wardo,你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两天吗?”Harry摆出一副病重脸。
    Peter立刻见“色”忘兄,附议道:“是啊,哥,Harry他才刚从医院回来,你就帮他再多看一段时间公司吧。”
    “我帮他看公司,你们两个好深更半夜去楼顶上看星星,去中央公园荡秋千?”Eduardo早已预料到两人的反应,丝毫不为所动。
    “咳咳咳……”两人都脸红了,Peter嘟囔着,“那不是情况特殊吗?”
    看星星什么的,那是手术前夕,谁知道Harry能不能挺过来,万一不能,总不能带着遗憾走吧,所以Peter在跟医生商议过后,就抱着Harry在特制的电梯里看了一会儿星空,至于地点嘛,保密,反正不是在纽约就对了。
    “Peter,生意上的事情,我和Wardo单独商量就行,要不你去厨房看看?”Harry看了看Eduardo欲言又止的表情,提议道。
    “(ˉ▽ ̄~) 切~~不就是会赚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Peter边嫌弃地说着边欢快地跑进了厨房。
    书房内,Eduardo有些头疼地看着Harry,后者正在翻看这几日的文件。
    半晌,只听到:
    “Wardo……”
    “我很抱歉,Harry,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我明白,这不是你的错,”Harry抬手示意他不必歉疚,“现在事情到底怎样了?”
    “Felicia正在处理,但恐怕压不了多久,最迟明天就会见报,或者今晚,毕竟……这关乎人命,”Eduardo很是内疚,“抱歉Harry,让你一回来就处理这样的事。”
    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Eduardo又正色道:“可是奥斯本现在被有心人陷害,发生了药物致死的案件,我必须引咎辞职,而Harry你,必须回来。”
    没有多余的想法,Harry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评论(3)
热度(40)
  1. 懵猛萌毕潇1314 转载了此文字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