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PH:爱情赌约(17-20)

第十七章:
     正如Eduardo所料,很快的,关于奥斯本新药致死事件的报道开始陆续出现,三天之内,Eduardo·Saverin这个名字和奥斯本一起再一次占据了所有新闻报纸及网站的头条,包括Facebook在内。
    Chris在第一时间稳住了Mark,打发他和Dustin去维护网站,至于维护过程中两人因为气不过某些用户谩骂Wardo而去黑人家什么的,就只能当作看不见了。
    坚决制止了律师提出的趁机和解的提议,Chris在和Eduardo交涉过后,接受了对方暂时按兵不动的策略。
    Eduardo的原话是:这是奥斯本的事,不用担心,也不需要将Facebook 牵涉进去。
    平心而论,Chris也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毕竟专业不对口,想帮也不知从何帮起。
    但他显然低估了Mark一定要插一脚进去的决心。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Eduardo发了一份主动会被屏蔽的邮件。
    然后,考虑到Facebook的未来和目前的形势,Mark不能以CEO的身份做些什么,这让他有些郁闷,但好在身为一个技术宅,他有着千百种参与其中的方式。
    言下之意就是,他有千百种黑了那些诋毁Wardo的人的账号的姿势。
    在忍无可忍之下,一直在暗中看着他的Mr.Martin不得不出面阻止他的行为,这么说吧,现在Mark的电脑除了写写代码和打打单机游戏之外也没什么用了。
    Mark连抢了三个实习生的电脑又接连被黑后……他愤怒地抢了第四个。
    Mr.Martin颇觉无奈,只能承诺他一旦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他。
    Mark心满意足地恢复自己这一年来的日常生活,写代码,训程序猿,打听Eduardo的消息。
    其实Mr.Martin不让Mark乱来的重要原因之一是,Eduardo显然早有计划。
    早在半个月前,Eduardo就秘密地中止了出事药物的生产,这只能说明他已经得到了一些相关信息,至于为什么他会沉默至今,Mr.Martin就不知道了。
    和Mark一样,他大多数的精力都集中在代码上了,商业上的事他从来都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干的,所以Eduardo现在的举动他也不是很了解,只有一点他能肯定,他所认识的那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一个轻忽人命的人。
    但接连报道出来的新闻似乎与Mr.Martin的认知相反,显然这样的案例不止一起两起,甚至也不是十几起,而是几百条人命,别说他了,就连Mark、Chris和Dustin三人也惊呆在电脑屏幕前。
    事情真的闹大了,Eduardo秘密停止生产X药物再加上一份奥斯本公司“埋藏”起来的死亡名单爆出之后,奥斯本企业面临的不再是舆论危机,而是严重的指控以及整个社会的谴责。
    而对于这一切最惊讶的莫过于Eduardo本人了,惊讶过后则是愤怒。
    这件事他的确是早有察觉,但原先不过是因为与奥斯本合作的某企业在生产环节中浑水摸鱼,导致药效减弱,最多不过是产生些副作用而已,根本不可能会伤及人命。
    当Felicia向他汇报有药物致死案件发生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有人在陷害奥斯本,但同时他也想到这是个让Harry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融入奥斯本的机会,于是他故意没有让人阻止新闻报道,而是加紧时间调查。
    如今的事态发展却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就算他现在拿出证据,恐怕也不足以让人信服,更别提背后之人如此心狠手辣,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就在Eduardo愤怒之时,Harry也是一阵心惊。
    就在他回来那天,他曾接到过一通电话,话里低沉的声音告诉他他们会帮他夺回奥斯本,Harry没有把这通电话告诉任何人,但他心里隐隐有了一种预感。
    “我知道这很难办,Agent Coulson,但你也了解我哥哥,他不是这种人,而且神盾在这段时间内应该也一直在监视奥斯本吧,现在出了事,难道神盾就没有一点责任吗?”Peter正在和他的长官通话,然而神盾表示他们也没有办法,虽然他们有一个名义上的政府称号,但奥斯本和Eduardo现在正在风头浪尖上,而神盾则是既不被承认也不能被暴露的组织。
    Harry看着垂头丧气的Peter,拿不准该不该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于是他决定去找三个人当中唯一比较成熟的那个人。
    看着Harry沉默的样子,Eduardo一如既往地没有苛责,“照你这么说,是他们主动找上你的,你也不知道他们会做这些事,所以严格说起来,也算不上是你的错。”
    话虽是这么说,但两人心里都清楚,那几百人的性命,不是轻易就能算得清楚的。
    “也许我们应该告诉Peter,如果真如你猜想的,这背后有个神秘组织在推波助澜,或许只有神盾能够帮得上忙。”Eduardo沉吟着说道。
    “我信不过他们,”就算是神盾的人救了他的命,Harry也没有对他们增加多少好感,大概好感度都涨在了Peter身上吧,“况且我暂时还不想把这件事告诉Peter。”
    “为什么?”
    “我怀疑……”Harry顿了顿,缓缓道:“他们……可能就是害死你们父母的那伙人……”
    轰——
    Eduardo脸色都变了,许久,他才重新镇定下来,“以Peter的个性,如果让他知道的话恐怕不好控制,但如果不让他知道,恐怕他最后发现还是会很生气,所以,这个问题就交给你了。”
    “嗯……呃?=?”
    “注意安全。”说完这句,Eduardo就自顾自转身走了,留下一只纠结的小绿魔。

    Eduardo回到了自己在纽约的家中,打开了电脑,Mr.Martin很贴心地帮他屏蔽了新闻推送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谩骂,但漫天的新闻报道还是让他一阵心慌意乱。
    其实他今天对Harry说这不是他的错是有原因的,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与其指责Harry不如指责自己。
    如果在发现这件事情的当下就将新闻散发出去,如果在察觉到有人在利用这件事陷害奥斯本的时候就立刻发布证据,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人丧生。
    那伙人的目的就是要将事情闹大,死亡名单上的那些人死因究竟是什么恐怕谁都说不清楚,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是为了让Harry上位,如果不是他的无所作为……
    等等,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让Harry上位的话……
    Eduardo打开了邮箱,给一个未知的邮箱地址发了一份邮件:
    你愿意帮助我吗?
    三十秒后,Mark的电脑再度被黑,对方只留下了一条讯息:
    Mr.Zuckerberg, you’re up.

第十八章:
    先前的两份“重要证据”都是在网上曝光的,所以Eduardo拜托了Mr.Martin来查,而Mr.Martin也顺水推舟地交给了Mark,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如果照Eduardo所想,下一步对方要做的是挽回奥斯本的声誉,将一个削弱了实力却不至于落败的奥斯本交给Harry,那么Eduardo就是最好的那个替罪羊。
    Eduardo以及他所调查到的那个偷工减料的小企业会成为这桩案件的终点,而如果要这样做的话,栽赃陷害、杀人灭口什么的是在所难免的。
    Mr.Martin正在一遍遍浏览Eduardo近半年来的所有来往信件、工作信函等,试图挖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而Felicia则带着人将整个大厦上上下下都清理了一遍,另外,Eduardo还拜托了Peter让他多注意一些最近纽约市内发生的罪案。
    但显然他们的动作还不够快。
    于是这一天,Eduardo在他的公寓内被FBI逮捕了。
    对方依照法律宣布了他的权利,然后将他从家里带走,Eduardo尽管有些慌乱,但还是努力镇定下来了。
    Agent Coulson曾经跟他提过,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查出真相,神盾会帮助安排他假死远走,等到真相大白后再恢复他的身份,又或者永远不。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是分别,Eduardo心里有些不舍,还有些释然,只是可能再也见不到而已,至少大家还好好的不是吗?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他透过车窗看到那辆急速驶向自己的车子。
    没有刹车声音……那是Eduardo晕过去前最后的念头。

    “Eduardo!Eduardo!Wardo,醒醒!”
    Mark的声音?怎么可能……
    “Wardo!醒一醒!我是Mark!”
    Eduardo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很像Mark的声音说他自己叫Mark,嗯……一定是车祸引起的……
    等等!车祸?!
    Eduardo努力睁开眼睛,模糊中看见远处有不少黑色的身影,似乎还有车辆,但是没有人靠近,奇怪,撞车的地点应该是很偏僻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
    “Wardo!Wardo!醒醒!醒醒!”
    “Mark?”Eduardo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醒来的原因,他循着声源看去,才发现声音居然是从一个已死的探员身上传来的。
    “Wardo?是你吗?你醒了?”Mark的声音中透露出欣喜。
    “是我,Mark,你怎么会?”Eduardo头痛地呻吟了一声,“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是我,是——”Mark的声音突然中断,然后Eduardo又听见一个温厚的声音响起,“是我,Mr.Martin。”
    这还是Eduardo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果然是个温和的长辈吗?
    “长话短说,Eduardo,神盾在你的门前装了监控,所以我才知道你被FBI带走,为了以防万一,我在FBI的档案里搜索到了将你带走的探员并且黑进了他们的手机进行实时监控,从手机里听到了车祸后我已经立即报警并且通知了Peter,你可以安心等候救援。”
    Eduardo半听半懂,然后问道:“Mark是怎么回事?”
    “据说熟悉的人的声音更能刺激人的大脑皮层意识,我无法确定你的状况,只能让Mark试试呼叫你的名字。”
    Eduardo没有回话,Mr.Martin也只是隔了一会儿再叫一回他的名字,以确认他的安好,Eduardo小小地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透过散发着腾腾雾气的地面艰难地窥视着外面的情况。
    既然Peter已经知道了,那么过不了多久他就应该能够赶到吧,Eduardo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却因为头疼而避免了再度陷入昏迷。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又警觉地觉察出不对劲来,车祸、死去的FBI、偏僻的地点、不靠近的人影、蜘蛛侠……
    “Mr.Martin!让Peter回去!不许他靠近!”Eduardo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向手机的方向靠近。
    “可是Eduardo,救护车和警车还需要20分钟才能到达,而Peter只需要——”Mr.Martin有些不解地劝阻。
    “他不可以来!我能坚持!你一定要阻止他靠近这片区域,Mr.Martin,”Eduardo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你知道他的身份,你也知道他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拜托了,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弟弟。”
    Mr.Martin狠了狠心,最后还是把Eduardo的话一字不漏地播给了Peter听,而此时Peter离撞车地点不过百米远,但他也只能躲着,不能现身。
    Eduardo安心地陷入了昏迷之中。
    接连喊了几声皆未得到回应后,Mr.Martin咬了咬牙,算了,反正今天连五角大楼都黑了,也不差这一步。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从纽约中央医院到Eduardo位置的一路上交通信号灯全变,救护车畅通无阻,而Mr.Martin,哦,他赶在FBI到达之前不慌不忙地销毁证据,转移阵地去了。
    五分钟后,Peter听到由远及近渐渐传来的鸣笛声,终于松了口气,悄悄隐匿了身形。
    而围堵在车子周围的人影在接到命令后也训练有素地很快散去,留下一个真实的车祸现场。
    在迷迷糊糊之中,Eduardo好像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他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很快睡去。
    躲在不远处的人向上级报告了具体情况,而后接到了指令:潜伏中央医院,等待时机。
    前后不过三十分钟的时间,但一切却好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Peter急急忙忙地换回了自己的行装,然后在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再假装匆匆忙忙地从家里出发。
    Harry在医院的走廊拐角处驻足许久,最后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去陪Peter一起等候。
    Mr.Martin打电话告诉了好友自己的处境,对方嘲笑一番后慷慨地欢迎他入住自己的离婚后单身公寓。
    Facebook总部的灯火彻夜通明。
    Chris已经在赶往纽约的路上了,但Mark却并没有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而是召集了手下最顶尖的程序员团队,即想黑就黑,分分钟破你账户密码小分队。
    留下几个老实的员工和实习生们在线维护Facebook的日常工作,Mark和Dustin带着一群黑客开始各方位搜索胆敢陷害Eduardo间接    导致他出车祸的罪魁祸首。
    Mark的思维方式:有人陷害Eduardo——Eduardo被抓——Eduardo出车祸了——有人该被打死——OVER。
    Dustin也在“Facebook·今天Mark依然没有发现我们”群里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板娘出车祸了!!!!!!!Mark要爆发了!!!!!!!小崽子们不要大意地给我上!!!!!!!一定要把那个陷害老板娘的混蛋给我揪出来啊!!!!!!!”
    群情激昂。

第十九章:
    同车的四名探员全部死亡,而Eduardo却只受了些轻伤加轻微脑震荡,除了让人有些惊疑和安心之外,也让他陷入了更加艰难的境地。
    比如此时此刻正堵在病房门口的FBI探员们。
    探员A:“我们需要就车祸事件对Mr.Saverin进行询问。”
    Peter:“我哥哥正在休息,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探员A:“Mr.Parker,我想提醒你,Mr.Saverin现在正处于调查中,你也不想让他再多上一条罪名吧。”
    Peter:“请注意你的措辞,在没有定罪以前,Eduardo还是清白的。”
    探员B:“我们可是FBI的探员,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们关在门外!”
    Peter:“哦?是吗?我还是纽约日报的记者呢。”说着顺手关上了门。
    病床上的Eduardo又好气又好笑,“Peter,你心里憋火也不要冲那些探员发吧,他们也是公事公办而已,只是回答几个问题,我不会有事的。”
    “那你要回答他们什么?说车祸是有人蓄意营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你是不是蜘蛛侠?还是要跟他们解释你是怎么让人黑进了交通管制让救护车一路顺风的?”Peter面色严峻地反问道,让Eduardo一阵语塞。
    “我也知道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但我实在信不过他们,”Peter心烦意乱地在房间里踱步,“就连这家医院我也信不过,可是Coulson坚持说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转移,Harry也不接我的电话……”
    提到Harry,Peter的眼神都黯了,就算之前没有反应过来,但Wardo出事之后他就隐隐察觉到了Harry有什么事在瞒着他,究竟为什么不能告诉他呢?他们明明已经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了……
    Harry的体内流淌的可是他的血液呢,这还不够亲密吗?!哼~
    “放轻松,Peter,我倒是觉得,就现在这个情况,对方要想再下手也不太容易,”Eduardo微扯嘴角,视线放空。
    远处的走廊里,医院的草坪上,外侧的围墙后,还有看似安静有序的大门外,埋伏着一层又一层的狗仔、记者……
    “Wardo,我让Coulson抓紧机会安排吧。”
    Eduardo皱了皱眉,他知道Peter在担心什么,“Peter……”
    “能够再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Wardo,”Peter勉强露出笑颜,“可我更希望你能平安。”
    梅姨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才总是让他多陪陪Wardo,因为知道这样的相聚不会长久。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超级英雄的代价呢?
    身边的人,不管你多珍惜,多努力,都无法永远地陪伴在你身边。
    那么至少,要让他们平安吧。
    两兄弟都没有再说话,一个伤怀,一个感慨。
     如果有让他们不敢再动手的办法就好了,如果……能不走,就最好了……
    Peter在医院陪了Eduardo三天,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病房,而进出的人员基本上都经过了Felicia、神盾和FBI的三重侦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终于,在躲藏在暗中的杀手们受不了之前,Eduardo先受不了了,他直接一通电话打到了报社,让报社的人把Peter给叫走,于是Peter愤怒地回去上班去了。
    然而还没等他松口气,终于通过了审查的Chris又占据了给Eduardo削苹果的位置。
    Eduardo此时的内心:……………………

    另一边:
    难得起早一次的新晋单身汉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这些社交网络什么的也这么感兴趣了。”
    “你觉得怎么样?”只穿了一件汗衫,显然刚刚运动完的技术宅略带自豪地看向好友。
    “Facebook吗?很有意思的网站,不过跟谷歌现在还不能比吧,怎么,你看好它?”
    “是啊,你最后准备好钱赶快投进去,不然可就错失良机了,”一边给好友投资意见,一边还要收拾东西,他可是很忙的。
    “你这又是要去哪儿?”一大早基友又要搬家·今天依然不知道基友的新名字·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名字的某人吃着对方贴心准备的早餐问道。
    “去新买的地下室看看装备,”技术宅抱着新买的本子,心满意足、胸有成竹地往新基地出发。
    摊开报纸,某人笑着揶揄,“不怕再被FBI查封?”
    “这一次我又加了一些新东西进去,以后都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了,哦,对了,”临出门前还不忘提醒好友赚钱的某人:“之前提到的奥斯本企业,你最好抓紧时间进手他们的股票,形势很快就要逆转了。”
    在沙发上坐等发胖的某人看了看报纸上“奥斯本企业疑似即将破产”的大标题,毫不犹豫地打电话买进股票赚钱去了……
    进入新基地,安好设备,打开电脑,Mark的求助短信也到了。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Mr.Martin.”
    “愿意效劳,Mr.Zuckerberg.”
    午夜,当某些隐藏在暗中蠢蠢欲动的人还在策划着该怎么潜伏、试探的时候,当Coulson还在为怎么安置Eduardo而绞尽头发的时候,当Peter和Harry还在各自奋战的时候,一个夜猫子无聊地刷着自己的Facebook,一个新闻突然在他的首页爆炸了。
    对,那个新闻就是以烟花爆炸式的特效形式在他的首页出现的。
    “惊天新闻!医疗案背后的惊人黑幕!”
    “爆炸新闻:Hyper制药公司原来才是幕后黑手!”
    “丧心病狂!鲜血铸成的残忍陷阱!”
    “揭露那些年医药行业的残酷竞争!”
    “奥斯本前总裁遭遇车祸!疑为竞争者Hyper制药公司所为,FBI已介入调查……”
    ………………
    类似的新闻层出不穷,各大网站以及大大小小的报社纷纷进行了报道,因为那些证据几乎都是直接送到了他们面前的,当然也有比较严谨的媒体负责人在和FBI接洽过后,证实了证据的真实性,才发表的官方声明,而即使这份声明的发表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却也一样及时,而且更有效更让人信服。
    拜Mark一直不断地骚扰所赐,Mr.Martin将Eduardo以及奥斯本公司的网络防火墙加固得可以说是坚不可摧,这才导致对方的第N步计划,将假的邮件来往记录栽赃给Eduardo的行动失败,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失败:
    Mark和 Facebook的员工们,从那些出事的人们以及警方的调查中得到了几个疑似的雇佣兵组织的名字,而Mr.Martin则成功黑进了那些组织设立在境外的账户,这还只是第一步。
    既然对方想要陷害Eduardo,奥斯本内部就一定要有内鬼才行,技术宅们把奥斯本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员们的账户金额变化都给查了一遍,当然,为了保密,隐藏其中的神盾探员们的账户是由Mr.Martin查的,其他的普通员工,小到实习生,大到已经辞职的前董事会成员,都是由Mark和他的小伙伴接手。
    在查到了一些可疑的账户金额来往后,这个临时建立起来的N+1黑客团队顺藤摸瓜地挖出了一些可疑的敌对公司,但对比了雇佣兵组织的账户金额变化后,最终锁定了Hyper制药公司。
    找到了目标,之后的一切就都变得容易了。
    Mr.Martin黑进了Hyper制药公司,找到了他们和那家小企业以及之前被Eduardo从奥斯本赶走的某个前董事串通的证据,以及各方金钱交易往来的证据,还有一些其他让人忧虑的东西,他将这一部分掩藏了起来,准备日后交给Eduardo,然后将足够反转局面的证据分别寄给了FBI、奥斯本的律师团队、各大报社以及Facebook。
    当然Facebook是第一个收到的,只是警方查问起来的时候他们也只会说是匿名的消息来源,大家都深知深藏功与名的道理,至于烟花爆炸的创意,那是Dustin的恶趣味发作而已。
    原本想要把一切都推给Eduardo和那家小企业顺便打击一下奥斯本,再顺带查证蜘蛛侠的真实身份的计划就这么被打乱了,还失去了Hyper这样一家既能赚钱又能作掩护的公司,幕后的人恨得牙痒痒,但也无济于事,在上级三令五申撤退后带着手下的人暂时销声匿迹,只留下和Harry·Osbrn接触的人继续任务。
    雨过天晴,Peter欢天喜地地来接Eduardo出院,原本想打电话给某人让他趁机表现的Chris在始终没有人接听他的电话的情况下也只能无奈又欣慰地笑了,那两个家伙想必都累坏了吧。
    Facebook总部,Mark的办公室里,笔记本电脑的荧幕终于暗了下去,发烫的外壳也渐渐冷却,满眼望去只见躺了一地的红牛以及……躺了一地的程序员。
    Mark的手机在沙发缝里振动了半晌终于艰难地滑到了地上,然后安静下来。
    Peter在得到消息之后就搬了过来准备和Eduardo一起住,Chris和Eduardo一边开心地聊着天,一边收拾东西,只见Peter小心翼翼地拿了件快递进来。
   “怎么了?”Eduardo看他神情严肃的样子,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刚到的快递,Wardo,你说里面会不会是……”炸弹啊?Peter努力把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
    “叮咚”一声,Peter的手机来了条新短信,“请放心,我保证这绝对不会是炸弹——H.M.”
    一直在听闻从未见过他的Chris惊奇地道:“这个Mr.Martin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只要有手机在就能听到他们的对话,甚至还能猜到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简直神了。
    Eduardo也有些好奇,于是他拆开了包裹,发现里面不过是一部手机。
    和他以前那部在车祸中毁掉的一模一样的,还附送上部手机中的联系方式以及信件内容的新手机。
    Eduardo刚一拿到手,手机就显示来电:H.M.
    “我想我欠您一声谢谢,Mr.Martin,”Eduardo诚恳地说道。
    “不用客气,Mr.Saverin,我只是在帮朋友的忙而已,”Mr.Martin的声音就像他上次听到的一样温和。
    Eduardo由衷地喜欢这个一直帮助他的长者,“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可以叫我Eduardo,或者Wardo,这是我的家人和朋友对我的称呼。”
    “好的,那么,Wardo,”隔着电话正在泡茶的某人露出欣慰又开心的笑容,“我想你也可以叫我,Harold.”


第二十章:
    Peter最近很不对劲,Eduardo一边准备早餐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不是说他笑得有多夸张,出去打击罪犯的频率又有多高,而是他会搬回来陪他住这点本身就很不对劲。
    绝对没有半点影射Peter平时一直都在重色轻兄的意思。
    Eduardo虽然离开了奥斯本,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对公司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了,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Harry这些天过得也不是很好,除了一日三餐照常吃得养生健康外,每天都臭着一张脸,秘书团的日子也很难过。
    这两个幼稚的家伙又闹什么别扭了?有时候真想直接把两个人打晕扔屋子里去随他们折腾就好了!Eduardo不怀恶意地想着,然后给Chris去了个电话商议把和解提上日程的事,并且委婉地拒绝了他第N次邀约。
    Mark气鼓鼓地准备再次缺席会议,Chris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Wardo说他这次会去哦……”
    Mark依然气鼓鼓地……把会议的时间记在了日程表上,然后又订购了一套新衣服~~~
    我弟弟和弟媳妇这个月又不和睦了……好担忧怎么破?——下午,Eduardo在寻找新商机的间隙中偶尔也要担心一下家务事。    
    离开奥斯本的动静太大,导致Eduardo原本的几个计划都被打乱,他有些懊恼更有些兴奋地坐在电脑桌前制定新的商业计划:
    华尔街动荡太大,而且他的名字还在很多新闻的头版头条上,现在进军华尔街恐怕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所以Eduardo首先把自己的大学梦给Pass掉了。
    佛罗里达州离家太近,容易受父亲的影响,从最近几次和家人的通话中,Eduardo不难想象回去以后的生活,父亲安排的饭局+母亲安排的相亲绝对是扼杀当代优秀青年的大杀器,更何况他暂时还不想离纽约、离Peter太远。
    所以新加坡也只能和他说拜拜了,Eduardo有些心痛地放弃了进军亚洲的机会,再见了,心爱的亚裔美女们,虽然他现在算是个Gay了,但不能看漂亮的女生总是会令男生女生都心碎的。
    最后,Eduardo听取了Mr.Martin的建议,准备从投资新兴的、有潜力的互联网行业开始做起,而且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和轰动,大部分的投资都是采取匿名或者相当低调的方式。只有在他钟爱的天气预测行业Eduardo才会忘乎所以地不再低调,他甚至还鼓励Harold和他一起研究飓风,后者表示他对危险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于是在一盘即兴国际象棋后,两人就愉快地互道晚安了。
    哦,出于尊敬,Eduardo还是喜欢称呼对方为Mr.Martin,但偶尔两人玩得开心时他也会直接叫他Harold。
    每天都在装修自己的新基地的某宅客表示,Eduardo开心的次数开始变多了,这真是个好迹象,然而今天Eduardo依然没有打开Mark给他写的信呢。
    按照惯例同情了Mark三秒后,Harold也赶回家给自己日赚斗金的好朋友做营养健康的晚餐去了。
    此时此刻,被同情的Mark一个人孤独地在Facebook写着代码,而同样一个人的Harry则是心情不爽地在奥斯本大厦顶楼看风景,在盯着对面大厦足足十分钟后,他才有些忿忿地离开了办公室。
    广告牌后的小蜘蛛长吁一口气,抹了把沾湿了面罩的汗水,借着夜幕悄悄地退去。
    在折损了不少人手于是不敢再试图监视Eduardo之后,默默监视Harry的行动终于得到了回报,躲在暗处的人影向上级打完了报告后还不忘赞叹一声,“想不到蜘蛛侠还挺痴情的嘛~”
    “多谢夸奖~”Peter从背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可惜被面罩挡住了看不见,而且就算摘了面罩,估计被黑布套头的某人也不大看得见了。
    “嗨,Coulson,我又给你准备了份礼物,记得这个月要给我奖金哦,我还要付水电费呢~”虽然Wardo没要他房租费,但Peter还是很识相地决定出点钱免得将来被赶出去都找不到借口吵架。
    很不幸地,就算被蜘蛛丝给绑得牢牢的,黑布也只能蒙住眼睛而遮不住他的耳朵,于是在某人“幸运逃脱”后,某组织内部一直暗暗流传着一个关于最穷超级英雄的故事,甚至还用在了招收新人的宣传会上……

    Peter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只见客厅亮着灯,Eduardo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Peter,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可以先等我吃完饭再谈吗?饿死我了~~~~”Peter两腿一抬,把自己给摔进了沙发里,露出一副虚弱无力的表情。
    “你还没吃晚饭吗?”Eduardo迅速开启贴心好哥哥模式,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给他煮东西吃。
    “是啊,一连有好几桩紧急事件发生,还都是警察都搞不定的那种,本来想赶回来吃晚饭的,结果Coulson又给我安排了新的任务,Wardo,我是不是很惨……”Peter拖长了调子,换上一副凄凄惨惨的表情。
    “那也是你自找的,你以为超级英雄是那么好当的?”Eduardo一边煮意大利面,一边“恶狠狠”地说道,“怎么,神盾局没人了吗?让你一个学生来做这些事……”
    Eduardo已经正式从哈佛毕业了,而Peter虽然和他同龄,却因为某些突发事件而休学,现在还没等到毕业证书呢,所以在哥哥的眼中,当然还算是个学生了。
    Peter嬉皮笑脸地扯开话题。
    Eduardo看了一眼他强颜欢笑的样子,心里一顿,“任务是关于Harry的?”
    Peter愣了一愣,刚想反驳,Eduardo又抢着说道,“你不用瞒我,我大概都能猜到,是不是和上次车祸的事情有关?”
    Peter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他只好回答道,“Coulson说这是机密。”
    Eduardo这下连看都懒得看他了,直接把盛面的盘子往他手上一塞,上楼去了。
    Peter乐天地想着终于逃过了一劫,开始狼吞虎咽地享受美食。
    “Peter,”Eduardo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给亲爱的弟弟一个警告,“我不管你和Harry在搞什么鬼,只要不惹出上回那样的事来我都可以原谅你,但你要是敢让自己的小命再受到威胁,我就把你俩敲晕了扔到荒岛上任你有再大的超能力也游不回来你信不信?” 
    “嗯嗯嗯嗯!!!!”嘴里塞满了面条的Peter口齿不清地猛点头。
    Eduardo满意地回房了,顺带赞叹一下自己是多么地宽容大方善解人意,你看他威胁弟弟都不忘带上弟媳妇就知道他是个多好相处的哥哥了。
    他只是嗯嗯嗯嗯了几声嘛,Wardo哪里知道他说的是“我信我信”还是“死都不信”呢,Peter一边费力咀嚼着,一边得意地想着。
    Wardo的手艺好像退步了,面有点生……这是Peter睡前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不管怎样,一切都貌似回到正轨了,Peter和Harry依旧别别扭扭地冷战着,Eduardo和Mark的官司调解也提上了日程,神盾和某邪恶组织百年如一日地继续互斗中,双胞胎兄弟的日常生活也日渐和谐……
    Eduardo兴致勃勃地准备展开新生活,他正在去往某家新公司的路上准备和对方商谈投资的事情,Mr.Martin可是相当看好这个公司的负责人,Eduardo也开始有了些兴趣。
    好在车祸毁的不是他的车,Eduardo开着自己心爱的车子暗自庆幸着。
    在路过某个路口时,一阵响亮的汽车鸣笛声在他耳边响起,Eduardo有些不耐烦地转头看去,只见一辆已经明显撞得变形的汽车正急速向他驶来,车上载着的人极其眼熟,俨然就是那几个在车祸中丧生的探员。
    他大吃一惊,猛打方向盘,可是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转,那辆车子就像幽灵一样始终跟着他,好像不撞他一下就不肯罢休一样。
    Eduardo极度惊恐地从睡梦中醒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心跳慢慢平静下来,他无奈地撑着自己满是冷汗的额头,开始觉得有些担忧。
    窗外,路灯一盏一盏,照映着没有一丝星光的夜空。

评论
热度(35)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