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第七章·中篇(拉郎,BG,邪教)

视频配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98909/

CP:Kate(Shaw)XJack

上篇

前情提要,Kate年度好商家,认真又负责,成功解决了王室丑闻危机,奈何小王子资不抵债,无力付款,只能用肉♂体♂偿还。

(五)

一觉睡到大天亮,Kate的感想是:睡眠质量终于又回来了。

并决定要趁着自己占据道德与法律高地的时机,好好地压榨这个能够让她身♂心♂愉悦的小王子。

脸上还带着乌青的小王子“委屈”地答应了。

然后就开始了两人插科打诨时不时约个深夜晚餐的单纯关系。

总的来说,两人对这样的生活都很满意,来去自由,不受约束,还不用给对方做早餐,因为两个人都绝对起不来。

就算起来了,也是各自去工作,基本没什么交集。

不用听对方絮叨无聊的琐事,遇到开心不开心的事也没什么必要讲,做就是了。

偶尔的时候,Jack还能在两人的“争强好胜”中占一次上风,虽然不知道这中间有多少水分,但他的格斗能力的确是蒸蒸日上,就是打起来不太好看,而小王子是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招式去对付别人的。

无论是刀剑这种冷兵器还是枪支炮弹,在他的父亲面前恐怕都不够看。

所以要想摆脱这样受约束的生活,仅仅一点格斗能力怎么够看呢。

Jack这样想着,烦躁地敲着桌子,再一次被Kate随手拿纸杯击中了。

“安静!这个客户的资料我已经修改了三遍了,如果再出错的话……”

Jack明白了,而且他敢对自己的风衣发誓,那个遭殃的人基本不会是付钱的客户,而是一毛不拔·还吵着她挣钱的自己。

于是他索性关上了自己的电脑,看了看手表,“十分钟。”

Kate思考了一秒,“可以。”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去床上等我”这种破廉耻的话怎么可以明着写出来呢?!!!


(六)

距离上一次两人的“约会”已经有半个月了。

Kate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任谁丢下自己的床伴半个多月,对方的心情恐怕都不会好。

那天Jack一反常态地没有赖床,而是趁着夜色就匆匆走了,她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来恐怕就是一个征兆了。

那个小王子看来是厌倦了。

又或许真的是被什么事情给缠上了?

Kate摇晃着红酒杯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探个究竟。

并没有在想念他,只是刚买的双人床似乎很经得起折腾,她不想浪费,也想找个人试一下。


(七)

王宫在举办宴会。

凭借着生意上的人脉,Kate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也看到了她要找的人。

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就跟个乖宝宝似的,谁能想到他私下里那么坏呢。

Jack正在和政客们喝酒聊天,余光一瞥就看到了那个女人。

表情瞬间不自然了一下。

但他很快调整过来,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本色,也相信她绝对识时务,所以并不担心。

一直到把自己的未婚妻介绍给她的时候,小王子也丝毫不担心。

Kate的表现也的确很冷静,就算是在国王和王后面前也一样,只是寒暄了一下后就去找自己的客户谈事了。

直觉敏锐的王后看了Kate一眼就知道这是个聪明的女人。

只是不知道她的聪明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八)

两个人的交集终于归零。

Jack忙着怎么筹划接他父亲的王位。

Kate依旧努力挣钱让自己活得更舒服一点。

Jack的意思很明确,他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妻,以前的关系,不管是什么关系,都应该断了。

而且个人而言,她也不是很喜欢插足别人的关系之中,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有感情。

她也不喜欢想太多,因为想得多了又有什么用呢。

以前的时候,她和Core只需要拿到号码,解决号码,就可以了。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知道目标,解决目标,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而从Core死后,她叛逃开始,活下去已经成为了她唯一的目标。

剩下的,不过是乐趣。

比如每周一次的红酒牛排,比如酣畅淋漓的性爱,对她来说都是让自己过得更愉快的生活乐趣。

而现在乐趣骤减一半,Kate无聊地擦起了枪管。


评论(2)
热度(4)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