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乖乖女

我就知道今天不可能写完……

1.

刘星觉得自己和夏雪可能真的是八字不合。

真巧,他妈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说你,你姐大好的日子你怎么就能出车祸了呢?”刘梅一边给他削苹果一边唉声叹气,“害得你妈我一桌子菜都没吃上几口呢就着急忙慌地赶来伺候你。”

“哎呀妈——您还是不是我亲妈了啊!我这都伤成这样儿了您还惦记着大闸蟹呢。”刘星打着石膏的伤腿吊着,面上也略惨白了点,就是一张嘴又打回了原形。

“我能不惦记着吗!那一桌菜得花多少钱呐!”刘梅想想就觉得憋气,削好的苹果直接就给自己塞嘴里了。

“哎——老妈——”

“怎么了?”

刘星使劲咽了咽口水,一副可怜相,“我渴……”

“渴就喝水,这不给你都倒好了吗?”

“那您还削苹果……”刘星有气无力地瞪着他亲娘,今早起来他连早餐都没吃呢就上了回手术台,说起来都是泪啊。

“我自己想吃不行啊!”到底是见不得刘星那副探头探脑的可怜样,刘梅放下啃了一半的苹果又动起水果刀来了,“行了啊你,你少给我动弹,医生都说了,小腿骨折,没有大半年的好不了,你就给我老实呆着吧,也省的老是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出去撒野。”

“老妈你又危言耸听,医生说的明明是三个月才能痊愈,一个月就能走路,像我这种体格,顶多20天,保证活蹦乱跳的。”刘星说着拍了拍胸口,然后疼得龇牙咧嘴,胸口当然没事儿,但他忘了自个儿手擦伤了,要不怎么吃个苹果还得让人伺候呢,早下嘴直接啃了。

刘梅削苹果的技术熟练,不一会儿,刘星就两个苹果下肚了,再想吃,刘梅就不让了。

“我那儿还给你炖着骨头汤呢,少吃点,留点肚子,再说了,空腹吃水果对身体也不好。”

“我这儿都两个苹果下肚了您才说空腹吃水果不好啊?您那护士的执照是不是网上买的啊。”刘星·吃撑了有点难受·干脆用苹果压着肚子顺道压压惊不怕死地十年如一日地调侃自家老妈。

“我说你小子——吃俩苹果把你良心都给吃没了?亏我——”正准备好好数落他一顿呢,夏东海带着夏雨来看望伤号了。

“老爸——老妈折磨病号啊——没天理啊——欺负人啊——我三条腿都要断了啊啊啊啊——”

“你小子少给我少开黄腔!你你你你——”刘梅气得都结巴了,夏东海一看不好直接就把人给拉出去了。

“梅梅,梅梅,消消气,医生怎么说的?要不要紧?你跟刘星生气哪生得完啊,别气了啊……”

刘星看着自家老爸的身影在视野里出现了一秒后就立即消失,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看他多不容易啊,几十年如一日地“以身试法”促进两位家长的感情,还有效地延缓了老妈的更年期,实在该给他颁个最佳孝子的奖杯才对。

目睹一切的夏雨认命地坐在了陪护的凳子上帮刘星盯着点滴,“怎么还挂上点滴了?不是说就骨折严重点其他地方都没事么?”

“主要是消炎药,怕感染。”刘星跟夏雨一起盯了会儿点滴滴水。

夏雨:“怎么滴得这么慢啊,要不我给你调快点?”

“哎,别!”刘星忙喊起来,要不这缺心眼的弟弟真能动手给他调,“你想疼死我啊,你还是不是我亲弟啊!”

夏雨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回答,“不是啊。”

刘星无语。

“好了不逗你了,这不看你精神不好跟你说两句玩玩么。”夏雨看了看桌子上摆的一干吃的,啃了个面包,那还是刘梅刚拜托小护士帮忙买的。

“你没吃饱啊?”

“没有,这一天的,忙都忙死了,遇到个准姐夫的朋友就得上去敬酒,得亏你没来,不然就你那酒量,一会儿还不得发酒疯,那这订婚宴还办得成吗?”夏雨顺手从邻床那儿又抽了本杂志过来边吃边看,一眼都不带瞧刘星的。

这哥俩十几年都住一屋,早就看厌了。

“瞧你这话说的,合着我出车祸还是好事啊。”要不是手上有擦伤,腿上还打着石膏,他早动手打动脚踹了。

“恩。”夏雨也不知道看到什么有意思的文章了,心不在焉地随口应道。

“唉……没天理啊……还说是好兄弟呢……老天没眼啊……还是让我自生自灭吧……”刘星闭着眼乱嚎一气,可惜夏雨早几年就不吃这一套了。

“那你还把老妈给气走?”

“我那不是觉得她太累了好让她去休息休息吗?”刘星闭着眼随口回答,突然觉得不对劲,刚刚那声音怎么听着像……

“乖乖女,你怎么有空来了?”

“姐?”正装聋子装得开心的夏雨也一愣,“你怎么来了?准姐夫呢?”

“他去送他爸妈了,刘星出车祸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好歹他也算是我弟弟,你以为谁都跟他似的冷血无情?”夏雪随手就把挎包给扔床上了,又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累死我了,我都站了一天没歇过了,我还穿着高跟鞋呢,要是再站下去,我看我也得打石膏躺病床上了。”

“别啊,我可不想跟你一起当病友,那咱妈哪还顾得上我啊,再说了,我又怎么冷血无情了?”

夏雪义正言辞地开口:“你老姐我今天订婚,你不来帮我忙也就算了,一大早地就跟鼠标、键盘出去鬼混,你——算了,要不是看你伤得严重我才没那么容易饶了你呢。”

“谁要你饶了?想说什么就说呗,是不是想说摔断腿是我活该啊?”

“说什么呢你!我像那种人吗!”夏雪瞧着他那副吊儿郎当不当回事的样子就来气。

“像是不像,到底是不是可就说不好了。”

“刘星!!!!”

……

又来了,这俩人只要一碰上就没有不吵架的时候,夏雨揣着小本本躲到了病房外头,顺便看看什么时候该给刘星换吊瓶,依照这两人吵起来的架势,估计谁也注意不到那点滴都快滴没了。

当天晚上隔壁床的病人就申请换房了,临走的时候把夏雨特别喜欢的那本杂志送给了他。

 


2.

刘星出车祸的第2天:生无可恋.MP3

“求你了小雨~求求你了~求求求求——你你你你——了了了了——”

“不行,老妈说了,不能给你拿游戏机、手机以及任何电子仪器,这里是医院,会出事的。”夏雨一边说着,一边头也不抬地玩着手里的ipad。

“苍天啊……大地啊……我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那你给我拿本柯南来看总行吧?”

“你要看哪本啊?我可没力气把家里那八十多本都给你搬过来。”

“随便啦~你挑几本有怪盗基德或者服部平次或者黑衣组织出场的给我拿过来就行了。”

“那我可挑不出来,你让小雪挑去。”

“我和小雪不是又吵架了嘛,哪还开得了口啊。”

“那谁让你和她吵架的啊?”

“不和她吵架我还能跟她说什么啊……”刘星难受地闭上眼睛。

夏雨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终于绷不住了?难过了?

“今天的点滴滴得有点快,我胳膊疼,直抽筋。”

夏雨无语,“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护士去。”

刘星也无语,和着你之前咋咋呼呼“恐吓”了我半天,根本就不会调啊。

不过昨天晚上麻药劲儿过了,那痛得可比现在厉害多了,刘星怕吵着陪床的刘梅,索性就憋了一整夜,疼着疼着倒是疼得习惯了,现在居然还有点犯困。

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的时候床边已经换了个人。

“小雨呢?”

“在家陪咱妈熬骨头汤呢。”夏雪拿着本书正认认真真地看着,见他醒了,指着床边的药和杯子说道,“医生给你开了止疼药,要是实在疼得受不住了就吃一颗,不能多吃,现在疼吗?”

“有点,”刘星勉强动了动胳膊,但他两只手都伤着,靠近柜子的左手伤得还重一些,看他这个样子,夏雪也顾不上生不生气了,帮着他调好位子,拿好水和药就要喂他。

“我自己来。”

“你别动,”夏雪把他的胳膊又给打下去了,“别动!喝!”

刘星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先是把药含在嘴里,又一口一口地连喝了好几口水,这才把药给吞了下去。

“下去了没?”夏雪一直盯着他,看他喉咙动了动就问,“还要吗?”

“不用了,下去了。”刘星咽了咽口水,犹豫了老半天才没又嘴贱几句过过瘾。

夏雪把药和杯子放好后又坐回凳子上继续看书了。

刘星直愣愣地坐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才没话找话一样地开口问她,“你看的什么书啊?”

“哈利波特。”

“这不七岁小孩看的书吗?你看这干嘛啊~”

“我在你屋里看了电影版,就想找原版来看看来着,对了,你之前问小雨要的柯南我开车给你拿来了,不过我看你现在这样子估计也看不了吧。”

“谁说我看不了的?”刘星不服气地用包着绷带的手把最上面的那本柯南漫画给捧了过来,然后艰难地用下巴和一只轻伤的手努力地翻页,翻页,再翻页。

翻、翻、翻……翻不过去了。

刘星生了一肚子闷气,下巴一甩就把书给甩到了一边,哼了一声,干脆继续闭目养神。

“老妈今天炖的是冬瓜排骨汤,我这一下午都没吃过东西,嘴可淡着呢,待会儿老妈送汤来你要是睡着了,我可全喝光了啊。”

刘星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出那画面“哎呀小雪你在这儿坐了一下午了啊,饭没吃吧,饿不饿啊,喝点排骨汤吧,刘星?你管刘星干吗,只管自己喝就行了啊~”

你别说,这事他妈还真干得出来。

“要不你给我念念哈利波特得了,我实在是无聊得不行了……”

“那不行。”

“为什么呀~~~”刘星哀怨地看向夏雪。

夏雪也回头看着他,“都说了是原版,当然是英文的了,我一念,你还不得立马睡着了啊。”

“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夏雪又低下头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等到夏雨千里迢迢忍住馋虫送爱心汤过来的时候,病房里正上演着他们家十大奇迹中的一幕:

夕阳微斜的光芒照在夏雪的披肩长发上,她微微偏过头,好让室内的灯光能够帮助她看清书页上的内容,刘星的表情在灯下有些模糊不清,但他的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身上,久久未曾移开过目光。

“然后呢?和叶没事——哦,她肯定没事的,那凶手是谁?那些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全忘光了……”

“你别急啊,还有一个单元才能讲到破案呢,然后……嗯,服部平次和柯南想要检查和叶的伤口,之后平次就被打了一巴掌……”

刘星瘫:“柯南真幸福……”


评论(8)
热度(34)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