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调(音乐制作人AU 主CP: EC ME 盾冬)

第四章:Last Friday Night 国王皇后


肖恩·帕克是一个奇葩,这种说法有好的意味也有坏的意味,但放在肖恩身上,就一言难尽了。

肖恩·帕克成名很早,还没出校门就已经在全美巡回演出,那时的歌坛不能说不景气,只是青黄不接,老一派的成名已久,新一派的无人能挑大梁,肖恩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横空出世。

会写歌,会乐器,长得好看,这些都是肖恩的优点,却还不足以让他在乐坛掀起轩然大波,真正让肖恩·帕克一曲成名的是他的电子乐歌曲: 《NAPS》。

由于社会风气的影响,长久以来,电子乐总是与舞吧、派对和毒品相连,连带着电音这个词也被人们误解,而横空出世的《NAPS》却让人们眼前一亮,并飞速在社交网络上疯狂传播。

彼时的肖恩还是个眼睛明亮的少年,黑短发,白衬衣,手指修长拨弄着键盘,校园演播厅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看起来无辜又耀眼。在学校的才艺表演秀上,他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从开篇清脆、凌厉又动人的新世纪式乐音,再到让人热血一燃、全场沸腾的变调鼓点,肖恩·帕克成功地用他的音乐点燃了许多人的电子乐之魂,让他的名字连同他那痞痞的笑一起深刻在人们的心里。

神盾老总尼克·弗瑞曾经这样对寇森说过:肖恩·帕克犯得最大的错不是堕落、腐化,也不是对女人的品味或毒品的引诱,这几乎是每个青年都会犯的错,而是他给了大家一个电子乐可以重整旗鼓的错觉,又很快地毁了这个错觉。

成名后的第二年,伴随着他的个人巡回演唱会的召开,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很快就把这个乐坛新人给淹没了。

直到《帕洛阿尔图》的出现。

如果说《NAPS》是一首杰作,《帕洛阿尔图》就是一首名曲,是流行乐史上的巅峰作之一,也是把肖恩·帕克重新推回时代浪潮之上的作品。

《帕洛阿尔图》面世的时候,因为肖恩·帕克延续了以往的大手笔制作,打造了绚丽夺目的MV而备受关注,但真正艳惊四座的是它展示出来的独特风格。长久以来,电子乐的发展大部分都建立在模仿其它乐器的基础上变调、复合、再生,而在独创方面则略为小众又或是被惯性忽视,而《帕洛阿尔图》真正展示出了音乐的科技感,引领了潮流,开创了新的时代。

如同这首歌曲的名字一样,《帕洛阿尔图》在向来被戏称为宅男领域的硅谷风起,时至今日都还有不少极客不断地试验、挑战创作属于自己的《帕洛阿尔图》:一首能够嵌入自己的代码签名的歌曲。

就在人们揣测着肖恩究竟会就此靠着这一首歌直到安享晚年还是趁势而起开创一片新天地的时候,大失所望(不出所料)的,在新歌发布会的一周后,肖恩因为和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引诱对方吸毒等罪名上了头条以及检察官的起诉名单。

但有一个名字却和《帕洛阿尔图》一起被所有人记住了,和肖恩不同,它的名誉并没有受到影响,且在近几年在乐坛越发地风生水起——F.B.M,Face Back Music,一个专注发展电子乐的唱片公司,旗下的歌手越签越多,唱片的销量蒸蒸日上,而在它的创始人一栏上只有四个代码签名,象征着《帕洛阿尔图》编曲著作权的四位拥有者。

很少有人知道的是,F.B.M的前身,就是那个曾经赢得年度空降单曲冠军的男孩组合,柯克兰乐队。

拜神盾无孔不入的资料渗透所赐,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又多了几个。

比如时不时就要做点小坏事以证明自己没有被男友的傻气感染的巴基。

现在他就正一手牵着史蒂夫,一手锁着克林特的脖子,还不忘跟身后的山姆斗嘴,带着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地去酒吧狂欢,理由也很容易找,欢迎新同事艾瑞克的加入,以及庆祝克林特今年第27次被娜塔莎打包送回来。

说起来应该是下班后很正常的一件娱乐活动,只要他们去的不是gay吧。

见多识广的艾瑞克最先反应过来,虽然他本人是个直男,但久经风雨总不免误入歧途,比如被喝醉酒的查尔斯强行拉进“舞厅”跳舞,最后不得不揍了几个过来搭讪的小鲜肉这样的不堪往事。虽然查尔斯酒醒后就一再强调自己超直的,但十年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人的话显然不太算数。

不过艾瑞克和查尔斯倒都是LGBT支持者协会的成员。

克林特是第二个发现处境不妙的,巴基看着他飞一般逃窜的背影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毕竟他可是用了价值半个月工资的甜品卡才从洛基口中知道了克林特的某段“黑历史”呢。 

山姆和史蒂夫由于太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而这次活动的两个主要目标,爱德华多维持着一贯的优雅微笑,马克则是一如既往的面瘫,倒是有种奇异的融入感。

在巴基第四次用深吻打发掉试图过来搭讪史蒂夫和他自己的“有识之士”之后,直男山姆也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在节操不保和不能看八卦的痛苦之中周旋了一会儿后,他毅然决然地抛下了下限,找了个完美视角的黑暗角落,正好和艾瑞克做个伴,暗戳戳地准备看戏。

虽然没有巴基和史蒂夫双重加持的魅力,爱德华多的外貌也是很吃香的,无论男女,至少此刻马克已经看到两个人递给爱德华多他们的名片了,不管是试图挖墙脚还是勾搭,都让他感到及其愤怒。

马克猛地喝了一大口饮料,被蓝莓汽水的泡泡给呛得直咳嗽。

爱德华多往马克的方向看了一眼,和第三个品味不错的男人交谈了起来。他是在英国读的大学,几乎每个派对都能遇到几对感情不错的同性爱人,至于他的性向,唔,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马克还在咳嗽,一杯纯净水很快递到了他面前。

“你好,我是鲍比。”

“你好,我不是基佬。”

马克飞快地说到,并抢在来人反悔之前把水一饮而尽。

鲍比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别担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谢天谢地,马克虽然有时也会担心自己的魅力不够,但在这里,不够就不够吧,如果爱德华多也能丑一点就更好了。

“你一个人?”鲍比显然很热情,而且大度,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才刚刚被人冷酷地“拒绝”过。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马克瞬间有了好主意,眼前这个人性格还不错,而且已经有了男朋友,无威胁,可以介绍给爱德华多认识,还不用担心会有人来继续搭讪!

“华多!”激动之下,马克甚至喊出了以前的称呼。

两个人都愣了一会儿,还是爱德华多先反应过来,礼貌地和三号同性友人道歉后,就过来和鲍比打招呼了。

“你好,爱德华多。”

“鲍比。”

尴尬的一阵沉默,又瞬间被人潮的喧哗声给打断了。

原来是酒吧的周六特别节目,变装女王的表演开始了。

“你们可不能错过这个,这可是百老汇都难得一见的音乐盛宴。”一个带着绅士迷人的英国口音的男子也悄然出现在了吧台旁。

评论
热度(25)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