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调番外1:柯克兰乐队那些事

音乐制作人AU

正文思路中断,于是先更个番外


时至今日,Mark都不会忘记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契机是什么。

是他的前女友Erica,在他们约会三个月之后分手的那一个。

Erica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神,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那种,但再怎么女神,分手了就是个“bitch”,更何况两人的分手还不怎么愉快。

还带着些稚气的小高中生Mark一脸阴郁地回了宿舍,在对着自己的窗户发呆了20分钟之后,被Dustin的键盘声给惊醒了。

Dustin最近正在苦练琴技,以追求他心目中的女神,他当然没那么大力气把整架钢琴搬到宿舍里,所以他是借的学校乐队的电子琴。

就在那一刻,Mark知道自己需要干什么了。

他要写一首歌,怒斥那些清高傲慢自诩为女神其实就是恶意玩弄男生的女孩们。

通常来说,组个乐队会需要主唱、鼓手、其他手、键盘手什么的,但现在只是需要写一支曲子,一首歌而已,Mark自己就能一手包办。

更何况电子乐这么发达,几台机器就能解决的事,还找什么乐队呢。

Eduardo来的时候,Mark的歌已经快接近创作尾声了。

Eduardo会来,当然不只是每周二例行打游戏这么简单,他看到了Mark在空间里发表的说说,于是来安慰刚刚失恋的小宅男。

小宅男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Mark已经按照自己的曲谱编好了曲子,还自己录了歌。

“Hey,Mark,what'up?”

“Wardo,I need you.”

“I'm here for you.”

听到这段对话的Dustin在床上笑着打滚,大概是Chris对他们三人出柜了以后,小天使就总有点“腐眼看人基”,最基的大概就是Mark和Wardo了。

“No,I need your mix program.”

Dustin默默捂脸,又想多了啊。

Eduardo的混音软件是他自己做的,只是因为和学校乐队的几个人玩得不错才帮他们做了一些后期,觉得市面上的几个软件玩得不顺手才自己动手编了一个程序,在过滤杂音,突出歌手音色方面有着不错的效率。

“Are you sure?”

“Yes.”

小卷毛坚定地点了点,Eduardo也别无他法,在他失恋这天拒绝他?这种事谁能忍心呢?

歌曲制作完毕,发给谁好呢?

Mark再度把目光转向Eduardo,“学校晚上的音乐台是Chris在管是吗?”

可怜的Chris就这样被拉上了贼船。

这首被命名为《Facemash》的歌在一夜之间传唱了整个校园。

学校的乐队以及几只业余但也挺受欢迎的乐队,甚至校外都想有人挖Mark走,但都被他冷漠地拒绝了,电脑和乐器就能办到的事,他为什么要和别人合作?

当然,在乐器和编曲方面,小天使Dustin还是起了不少作用的,更别提Eduardo高超的混音技巧了,他简直就像是有绝对乐感似的,在这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可惜Eduardo一心只想从商,浪费了这一身的才华啊。

好在还有Chris,他们的强大外援,Chris的乐感虽然没有Mark和Dustin那么好,但他热爱音乐,而且他现在已经被音乐台开除了,身为罪魁祸首的Mark当然得负起责任,把他给招揽进自己的乐队。

是的,他们组了一个乐队,队名非常接地气的用了宿舍楼的名称,柯克兰。

至于之后Chris被Mark气得不得不挖掘出自己强大的公关才能,这些都是后话了。


可以说《Facemash》的成功,Mark的肾上腺素占了一部分功劳,之后他们也曾合作过几首曲子,但Mark都很不满意,不是觉得无病呻吟,就是没有意义,于是他决定自己要好好静下心来创作一首独一无二的曲子。

这首歌就是后来的《Palo Aito》。

《Palo Aito》的创作过程可以说是艰辛无比,好几次如果不是Eduardo和Dustin看着,Mark都要因为连续几天的不眠不休而昏过去了。

包括歌曲的制作也精良了很多,Mark花了大价钱租用了工作室和各种设备,当然用的是Eduardo的友情投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拉着其他三个人一遍又一遍地进行录制,以及强迫Eduardo一次次地进行检查之后,Mark终于拿出了能够让自己满意的母带。

然后在关于怎么处理这盘母带的问题上,他卡了壳。

Eduardo的建议是联系唱片公司,不管是直接出版也好,还是卖给其他的歌手也好,都能让他们得到强大的助力,打响知名度。

Chris的建议则是直接出唱片然后拿去参赛,要知道《Facemash》就已经让Mark获得了不少知名度,而《Palo Aito》绝对可以让Mark名留史册!

对此Eduardo提出了反对意见,要知道Mark虽然希望自己的作品出名,但他本人很讨厌麻烦,你能想像得到他以后出门被人围观的样子吗?他绝对会因为跟狗仔们互怼而上头条的!而柯克兰乐队也是临时的,他们总不会真的进娱乐圈吧?

是的,Eduardo说得都对,Mark的确很想出名,但又讨厌出名,而柯克兰乐队不会长久,Chris和Dustin还可以称得上是爱音乐,Eduardo就完全只是玩票性质了,毕竟他的人生走向清晰得就差被他爸爸包办个婚姻了,Eduardo注定是属于华尔街的!

可他偏偏该死的乐感极好!就连音色都那么好!

几个人之中,Eduardo的歌是录得最快也是最好的。

Mark喜欢创作,如果能让Eduardo唱他写的歌,他愿意给他写一辈子歌。

可他不会愿意的,所以Mark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


和Sean·Parker的会面可以说是个意外,但也算是在意料之中吧。

在Mark还没下决心之前,他决定按照Eduardo和Chris的方法都试试看,Sean就是被Eduardo寄到公司的母带副本给吸引来的。

他只听了一会儿就决定一定要见见这支曲子的创作者。

哦,忘了说了,彼时的Eduardo正和因为《Facemash》相识而热恋的Christy在一起,所以这个两男一女的奇怪组合就这么和Sean见了面。

Eduardo很不喜欢Sean的作风,不管是他的夸夸其谈(哪怕是真的)还是他的风流任性(虽然他并没有觊觎自己的女友),他统统都不喜欢。

可能是天生犯冲吧。

如果说Christy还可以说得上是一时被见到大明星(而且这个明星还挺帅)的感情冲昏头脑的话,Mark就是被Sean的才华给折服了。

同为创作型歌手,Sean点出了Mark暗藏在曲子里的小心机。

“把歌曲命名为《Palo Aito》吧,更直白,更简洁,也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会面结束的时候,Sean这样告诉Mark,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出要这首歌,但他的企图几乎已是呼之欲出。

伴随着Sean的背影远去的,还有Mark的星星眼和Christy的迷妹脸。


Mark想把这首歌给Sean,Eduardo坚决不同意。

“我告诉你!Sean·Parker只会搞砸!不出一年他就又会因为什么吸毒泡妞的负面新闻被人给踩下去!你想让他毁了这首歌吗!”Eduardo不停地深呼吸着。

事实上他的预感很对,Sean的复起只维持了一周……不到。

“我们需要他的影响力,还有他背后的公司,Wardo,你想象不到他能带给我们多少资源。”Mark依然在努力说服着他。

“别的公司也一样可以!还有别的歌手,Mark,你真的想自己的名字下半辈子都和他联系在一起吗?”

“我们可以匿名。”Mark脸色都不改地回答道,“可以和公司签保密协议,歌曲著作权仍旧是属于我们的。”

“我的天呐……”Eduardo急得抓头,又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劝服这个该死的小顽固。

窗外的雨还在下,这个季节的纽约总是多雨。


这之后Mark和Sean又见了几次,因为Eduardo的坚持,Mark始终没有松口,直到他听到Eduardo收到了哈佛商学院录取通知书的消息。

这次和Sean的会面中,他沉默了,没有再严词拒绝。

“怎么了,Mark?”几次的会面已经将俩个人变成了不错的朋友,Sean看他一直沉默着,用略带关心的语气问道。

“Eduardo不同意,他也是歌曲著作权归属人之一。”Mark终于坦白问题所在。

Sean笑了,“但这是你写的歌不是吗?”

周围的喧闹声非常刺耳,但Mark的内心一片静默。

“是的,这是我的歌。”


Mark听从了Sean的建议,把公司给的合同交给了Eduardo他们签名。

“这只是Artime公司的合同,具体的歌手我们还会再商议,他们只是想先把这首歌给抢到手。”Mark这样解释道。

Eduardo也终于妥协了,“Mark,不要Sean,除了他,好吗?”

Mark没有说话,但气氛总算是比前些日子好些了。

只有Dustin眼神呆滞地看着键盘不说话。

“我还有个讲座要去听,等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们买披萨和啤酒,大家一起庆祝一下?”Eduardo展开笑颜。

“好。”Mark也笑了笑。

听说哈佛的招生官这两天就会来学校了,那么距离Eduardo离开还有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答案远比Mark想象得要长,也要短。


合同签订以后,Artime公司就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当然,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只除了少数接到邀请的媒体,其他的一丝消息都没露出来。

然后,Sean·Parker的新歌宣展会一飞冲天。

彼时的Eduardo站在校园的林荫道里,听到周围议论纷纷的人声,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小跑着往工作室赶去,忽略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星星点点的雨滴,一心只想求一个答案。


“Mark!”

Eduardo到达工作室的时候已经天黑,Mark还在为下一首歌进行创作,周围有不少Artime公司的工作人员。

“Mark!”Eduardo冲过人群,一把抓起他面前的键盘,然后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Chris拦住了想要冲上前的安保人员。

Dustin默默给了围观人员们一个“go away”的口型。

“《Palo Aito》是不是给了Sean·Parker?”Eduardo抓着他的座椅激动地问,好像他如果说是他就会把Mark连椅子和键盘一样摔出去。

“是。”Mark就是这么的直白。

“为什么?”

“因为他最合适,因为他理解我的歌,因为这是我的歌!你没资格说该给谁不该给谁!”Mark义正言辞地大吼道。

“该死的我的名字就写在合同里你告诉我我没资格!”Eduardo也不甘示弱地回吼着。

“合同里写着你放弃了。”Mark眼睛眨了眨,“你仍旧是歌曲著作人之一,但你放弃选定歌手的权利。”

Eduardo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看着Mark,浑身气得发抖,“你设计我?你为了……一首歌,Sean·Parker?你设计我?”

“我必须保证你不会找麻烦。”Mark倔强地继续说着。

Eduardo简直要气笑了,“然后你选择设计我?”他摇摇头,看了周围形形色色的工作人员一眼,“果然是娱乐圈的作风。”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Mark,如果我不甘心呢?如果我要跟你打官司呢?如果我TMD不顾一切就想跟你撕破脸皮呢!”

看着Eduardo愤怒得通红的双眼,就在嘴边的“不,你不会”Mark怎么也说不出口。

Mark说不出话来,四周都安静了,Eduardo也笑了。

他随手就在旁边的抽屉里抽出了当天所签的合同,这回,他看得清清楚楚,合同书果然该死地写明了Eduardo放弃了选定歌手的权利和后续上诉的权利。

他果然了解Mark,这么精妙的陷阱,这么重要的证据,他居然就这样大咧咧地放在一边。

安保人员又再度进来试图控制局面了,连Mark都紧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Eduardo会撕毁“证物”的时候,他又从抽屉里抽出一支笔,在合同上写上了,“我,Eduardo,宣布放弃《Palo Aito》所有权益。”并再度签上了大名,然后将合同一把拍在了Mark的胸前。

“你说得对,这是你的歌,我TM在乎什么!我又有什么资格!”Eduardo笑得让人看起来难受,但他还是继续不停地笑着,说着,“听好了,Mark,如果你要入这一行,光会这些手段是不够的,我不在乎,不代表别人就不在乎。我不在乎,是因为我输得起,我还年轻,这些,我还不看在眼里。”

说完,他转身离开。

留下Mark在原地喃喃自语,“是啊,你当然不在乎,你可是要去哈佛的人。”

Eduardo刹那如遭电击,停在原地的脚步似是被禁锢住了,煞白的嘴唇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他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夜幕笼罩的暴雨中。


如同Dustin那晚对Mark留给他的“不要签和Eduardo一样的合同”的纸条保持沉默一样,Chris此时也不敢告诉Mark,Eduardo早就回绝了哈佛的邀请。

是的,他们学校史上第一个回绝了哈佛的少年,也是他们的挚友。

就这样,和他们决裂了。


三个月后,Eduardo去了伦敦的中央圣马丁学院。

世界大的很,选择也多的很,谁说他一定要留在美国呢??

而Mark成为了继Eduardo之后,本校第二个拒绝了哈佛的学生,他选择了斯坦福的音乐专业。


五年后,F.B.M总部,劳累了一天的Mark打开电脑准备抢演唱会的门票,然后在宣传视频中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身影。

那是……Eduardo。

穿着普拉达,头上抹了发胶,很职业化的装扮,但是依然年轻,依然好看的Eduardo。

他背后“Avengers”的招牌低调地闪着Mark的眼。

“Mark!我女神的门票你抢到了没有?我可是要追着娜塔莎环游世界的呀!Mark!!!!!”

Dustin到底哀嚎了多久Mark没在意,他脑海中只盘旋着一个句子。


他的Wardo,回来了。


评论
热度 ( 29 )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