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皇冠(一发完)

挑战来的猝不及防,他们必须尽快冲出迷局。

这篇为福茉而写,BE预警

文笔局限,推理部分较少 ,请见谅。


一、

解决了在华生看来不可思议,而夏洛克则认为差强人意的“跳舞的小人”事件后,哈德森太太又送来了一封信函。

“说真的,如果这是玛丽的又一个碟片的话,我不得不说有点遗憾她的间谍生涯耽误了她成为视频界的一个大神。”夏洛克微微挑起嘴角,动作难得地没有很粗鲁地拆开了信件。

对于逝去的人,他们仍然缅怀,却终于学会在她走后依然像她在时一样和平愉快地相处。

“那是玛丽,”华生正轻拍着女儿的背哄她,“她无所不能。”

夏洛克的动作有了片刻的停顿,这通常说明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

“是什么?”

“一封预告函。”

“预告函?”华生失笑,“就像怪盗罗宾一样?”

“不,华生,”夏洛克的脸色十分凝重,“比那要严重得多。”

 

二、

“你确定吗?”麦考夫仍旧拄着他的手杖,表情严肃地询问。

“不,我是开玩笑的,”夏洛克偏头用你在鄙视我的智商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不确定,我是请你过来吃晚饭的吗?”

“这可说不准,也许我们亲爱的妹妹唤醒了你为数不多的亲情,你是成熟的那个记得吗?”麦考夫第N+1次用兄长的感情和大英政府的责任感压抑住了揍他的欲望,并丝毫不留情地吐槽回去,“你确定这是莫里亚蒂组织的暗号?”

“准确的说,是他的组织里最高头目之间的暗号,不记得了吗?我能把他最后一批手下一网打尽就是因为破解了这个暗号。”

“是的,我还记得你伪装成莫里亚蒂复活,那帮家伙直到被抓都还兴奋着,所以说,是有哪个不服输的逃了出来?”

夏洛克看着他,“这正是我想知道的。”

“我会让人再去查一下,但据我所知,那份名单上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一级戒备目标,哪怕只是生病住院都会引起高度警惕,如果有人出逃我不可能不知道。”麦考夫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

夏洛克双手合十:“看来我们只能再去拜访一下死者了。”

 

三、

“夏洛克,我知道你个性有点古怪,但拜托,你要知道我们本来就不充沛的警力不是让你这样随便用的。”雷斯垂德警官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这样开口了,他甚至都不抱着收到回复的希望。

“这涉及到莫里亚蒂和他的组织,我相信英国政府会很乐意警方把他当作第一要务的,有什么问题就去跟麦考夫说。”夏洛克端坐在他的沙发上,飞快地飙着语速。

“好吧,只是告知你一下,迄今为止开出的十个棺材,没有空棺,尸体、应该说是骨头已经送到了化验室,茉莉会恨死你的。”

“她才不会。”

“夏洛克,没有人,除了你,会喜欢加班。”

“这是她的工作,如果她不热爱的话就不会选择这份工作了,况且实验室又不只有她一个人,好了,有什么情况尽快通知我。”说完就迅速地挂了电话。

再度避免了听到警官的又一次咒骂。

“你要知道他是对的,”华生双手抱在胸前,“茉莉会恨死你的,十几具尸体可不是加一天班就能搞定的。”

“我已经让麦考夫多调派几个法医过去了。”

华生怀疑地看着他。

“这是个很蠢的办法,但也很有效,而且尸体绝不出错,麦考夫现在正和他的手下重新过滤莫里亚蒂组织的人物,信件上的信息不多,除了能判断出写信的人教养不错,可能有几个学士学位而且知道我们的住址可以随时投递之外就没什么有用的了,而且鉴于莫里亚蒂不止一次成功地伪装了自己的身份,我还是更倾向于用更简单的方式来揭开真相。”

华生一开始有些不解,但他很快抓住了重点,“你之前说,这是封预告函是吗?”

“是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会亲自来拜访我,就在十五分钟之后。”

 

四、

傍晚六点,夜幕已深,街灯亮起,街头微雨。

一辆黑色的大众停在贝克街221号的门口,但车上的人似乎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很巧的是,夏洛克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他已经等了20分钟了,你确定我们不需要下去?”华生一直在透过窗户查看下面的情况。

“耐心点,华生,格雷格的动静那么大, 我们的对手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正在查找他的身份,但他还有耐心在下面等上20分钟,说明他也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或者她。”

“她?”华生失笑,“你不能因为你有个妹妹就觉得莫里亚蒂也有一个。”

“这没什么可能的,也或许是姐姐,女友,甚至女儿也说不定。”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这对你来说可不是好事,要保持清醒知道吗?”

“是的,医生。”

两个人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就像两个大男孩一样。

“他下来了。”华生突然说道,就像个实时播报的记者一样。

“他在点烟,可能有风,他点了两次才成功。”

“两次……然后呢?”夏洛克像是突然起了兴趣一样追问。

“没有了,他回车上了,哦,他把烟给丢在了地上,哈德森太太会气死的。”

夏洛克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

“车走了。”

夏洛克还在沉思。

 

五、

雷斯垂德一共开了十三次棺,他抱着罪孽深重的想法到了贝克街221号。

“这是所有尸体的资料,包括没有得到家庭允许的和无名氏。”

“谢谢,我之后会看的,但是现在我得提醒你,最好先让爆破组的警员们做好准备。”

格雷格瞬间清醒了一样,“你已经知道他的目标了?”

“目前还没有,但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莫里亚蒂当初造成的麻烦。”

那桩连环爆炸案到现在还是很多伦敦人的阴影。

“知道了,我会让下面的人都提高警惕的。”

警官走后,华生有些担心地关上了门,“这会有用吗?”

“什么?哦,不,检查地铁出入口,加强监控之类的事只能加深民众的恐慌,对付恐怖分子的新手或许有用,但我们的对手要更狡猾,他的目的要更私密一点。”夏洛克再度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夏洛克?”华生打断了他,“你该不会以为……”

“你放心,莫里亚蒂死了,这我非常确信,但我们现在的对手可能是他曾经的伙伴甚至有着更亲密的关系,以及不输于他的智商,和更少的疯狂,相信我,这很难对付,而从莫里亚蒂的角度来思考能让我看到更多,现在,我需要安静,来思考他的下一步动作。”

华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夏洛克已经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于是他转身去照顾刚刚醒来的小宝贝。

 

六、

第二天,华生是被一场震动给吵醒的。

小罗莎也受到了惊吓,华生还没来得及多安慰她一会儿,就听到警铃大作,夏洛克飞快地跑下楼的声音。

“夏洛克!!!!”华生捂着女儿的耳朵大吼了一声。

哈德森太太很快出现了,“我来照顾她,你快去吧,天呐,真是太可怕了。”

华生也顾不上许多,向哈德森太太道了谢后飞快地抓起外套也冲下楼去。

万幸的是,夏洛克还在楼下没有跑远。

“是哪里?哪里发生了爆炸?”华生一边穿衣一边问,有些手忙脚乱,还有些惊魂未定。

“实验室。”夏洛克看着黑烟升起的地方,有些艰难地说着。

“不,你还不能确定。”华生同样看着那些烟雾,嘴上反驳着,心里却知道夏洛克说的多半是对的。

“怎么可能不是?!那些尸体还摆在……”夏洛克烦躁的情绪突然顿了一顿,“茉莉……”

在那瞬间,华生也同样想到了,茉莉会不会还在实验室里?

他还没来得开口,夏洛克已经风一般地跑了出去,算他走运,大街上的许多车辆都因为爆炸而停了下来,这才避免了天才侦探被车撞死这样的惨案。

而跟着跑的华生也不再寄望于出租车了,只能在内心祈祷茉莉是个爱睡懒觉迟到早退的坏姑娘。

 

七、

格雷格比他们早到,正在现场指挥秩序。

“格雷格!”夏洛克有点喘,却不影响他的语速,“情况怎么样?伤亡多少?”

“很严重,整个实验室基本都被炸毁了,伤亡不少,初步计算,炸弹主要安置在敛尸房。”格雷格说着拉住了想往里面冲的侦探,“拆弹组还在排查,现在还不能进去。”

华生眼看着夏洛克朝警车的轮胎出气,问出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茉莉呢?有没有人看见她?有没有……”尸体两个字没有说出口,但警官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正在尽力抢救,我会通知警员们注意的。”格雷格也很无奈,他并没有早到很多,许多情况也不是十分明了。

“茉莉?茉莉·胡珀?”一个年轻的,实习生模样的人坐在一边的担架上,右手捂着腹部缠着绷带的伤口。

“你见过她?”

“她昨天请了假,因为是流感,所以请了两天。”实习生伤得蛮重,但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轻松的的,“她是个不错的姑娘,真高兴她没有遇到这种事,不是吗?”

三个男人松了一口气,华生医生本性上身,开始帮忙照顾病患。

“还是给哈德森太太打个电话,让她去看看茉莉吧。”

“哈德森太太还要照顾罗莎。”

“那就一起照顾。”夏洛克难得地警惕起来,“贝克街也不安全了,好在哈德森太太还有栋别墅,正好让罗莎去度个假。”

“等等,别墅?”格雷格一时也有点懵了。

但夏洛克已经急着跟着拆弹专家们了解情况去了。

 

八、

爆炸的目的太明显了,那些耗费了大量警力的尸体现在基本只剩骨灰了,还搭上了两个法医、三个保安以及一个实习生的性命和无数的伤亡。

“就算不是莫里亚蒂的人,也是一件大案了,现在上面给我的压力很大。”雷斯垂德已经是焦头烂额,“夏洛克,我需要线索。”

“给你。”

“什么?”

“线索。”

华生转过身来,“他又给你送预告函了?”

“只是暗号而已,哈德森太太走之前在邮箱里发现的。”

“罗莎?”华生问道。

格雷格回答了他,“我让警员护送了她们,茉莉在电话里说她会去和朋友一起住,她的感冒似乎挺严重的,所以不太方便和罗莎一起。”

“她的朋友?”夏洛克突兀地插了一句。

“夏洛克,专心点!”格雷格忍不住强调,“暗号说了什么?”

“我还没有解开。”

“夏洛克!!!”

“解开一个暗号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还需要一点帮助。”

“你需要什么?”华生问道。

而夏洛克已经从他的位子上一跃而起,开始在墙壁上的伦敦地图上写写画画。

五分钟后,他回答:

“一个打火机。”

 

九、

对方给到的暗号只是一组数字,但联系到他给出的提示并不难猜出解锁的密码。

但他还是晚了。

第二个爆炸的地点是游泳馆,但和莫里亚蒂与他对峙的那个游泳馆不同的是,这里的人更多,伤亡更大。

甚至还有孩子。

“抱歉,华生。”

“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我只是想收回之前那句话,这个人的疯狂一点都不比莫里亚蒂少。”

“现在怎么办?”

“等已经不行了,我们得主动出击,我要先去麦考夫那里看看,你留在这里。”

华生医生看了看恐慌的人群和周围的伤亡人士们,义不容辞地说了句“当然。”

 

十、

“我错了。”

“你说什么?”麦考夫并不是故意要大惊小怪的,只是这实在罕见。

“我以为他是莫里亚蒂的同伴,或者至少是个智力与他相当的人,但我错了,他只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顶多是个学徒,看看这个暗号,毫无头绪和智商可言。”

“我以为你解开了?”

“是的,我当然解开了,”当夏洛克并不以为傲,“但它并不是为了解开而设计的,暗号的线索远比它需要的时间来的晚,不,它不是一个谜语,甚至不是一次挑战,它是一个嘲讽,他也不是为了来和我较量,他是为了向我复仇。”

“我以为那显而易见。”

“不,这不一样,其它的犯罪份子,他们的复仇简单直接,他们会冲着我来,爆炸、狙击、暗杀,都应该冲着我来,而不是、而不是……”夏洛克开始气愤地在屋子里转圈,“他是个恶心的、疯狂的、莫里亚蒂的崇拜者,没错,他崇拜莫里亚蒂,并且对他输给我感到气愤,炸掉实验室不是他为了掩盖身份的手段,而是目的,该死的!我被那封预告函给骗了!”

“冷静,夏洛克,预告函?”

夏洛克还在碎碎念着,“实验室,是莫里亚蒂和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的伪装骗过了我,他引以为傲,所以那一定是个亲近他的人,了解他,知道这些事情,然后是游泳池,莫里亚蒂占据了先机,但不是那个游泳池,太直接,也不够隆重,还有炸弹,他选择炸弹是因为莫里亚蒂曾经和我玩过这个游戏,然后,接下来……是了,他一定会选择他赢过我的地点。”

夏洛克抬起头,然后冲出门外。

 

十一、

“所以你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哪里了?”

“莫里亚蒂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是在法庭上……”

“所以下一个爆炸地点是法院?”华生试图跟上夏洛克的脚步以及他的思绪。

“我还没说完,不,法庭是他的公开亮相,是他表演的舞台,但并不是莫里亚蒂的最爱和得意之处,而且法庭对犯罪分子来说是无法忍受的踏足之地,他会痛恨它,但不会去炸了它。”

夏洛克一边迈着长腿赶路一边分析着那个让他无比厌恶的人,“而且我们的对手很疯狂,不亚于莫里亚蒂的那种,他喜欢舞台、灯光、万众瞩目,所以他的目标绝对不是死气沉沉无人问津的法院,不是,他的目标……”
是伦敦塔。

也是他们现在正看着的地方。

“让麦考夫劝服他们撤离所有人手不太容易,但换成他们的特工就比较容易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看灯光亮起的地方。”

虽然光速大于声速,但在这一刻,远方传来的爆炸声还是比灯光先一步到达。

“夏洛克!”

“我知道。”

“那是……”

“贝克街。”

“贝克街?!”

“是的,也就是我们住的地方,考虑到这不是它第一次遭受这样的考验,你现在的大惊小怪很没有必要。”夏洛克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显然被炸掉的住所还没有远处的一盏灯吸引人。

“你早就知道?”

“不能说知道,只能是推理,凶手是个糟糕的模仿犯,并且疯狂地崇拜着莫里亚蒂,他不会妄想超越他,所以炸弹安放的地方可能只有四个,他希望瞩目,想想看,伦敦除了白金汉宫之外还有比我们的公寓更有名的吗?”

华生很无奈地跟着爬楼,并提出质疑,“但我们今晚根本不在贝克街,他为什么要现在就引爆?”

“谁说我们不在?我安排了两个专业人士假扮成我们的样子继续在公寓里办案,放心,他们是专业的,在爆炸的三分钟前就已经撤离了。”

“你知道他要什么时候引爆?”

“考虑到他对莫里亚蒂的迷恋,我让麦考夫调出了莫里亚蒂上次拜访我们的监控时间。”

“那他现在在这里做什么?安炸弹?引爆?”

“我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此时此刻,两人已经站在了展厅的大门前。

 

十二、

展厅里亮着灯,石壁金碧辉煌,反射回来的灯光照映着各色展览品。

不出所料,皇冠已经再度失窃。

“你还记得你一开始推理他可能是个她吗?我开始觉得有道理了。”

“你不能因为那是个莫里亚蒂的疯狂崇拜者就觉得她是个女的,华生,这不公平,为爱疯狂的男人也不少。”

“但我暂时想不出比莫里亚蒂更疯的男人来,女的倒是有好几个。”

夏洛克无言以对。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看到夏洛克,对方似乎有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就笑了起来,好像见到期待已久的好友一样热情。

是个男的。

不高也不矮,身材适中,略年轻,但也不算太年轻了,看着还有点眼熟。

所以莫里亚蒂是个gay?

或者说他吸引gay?

哈,这还真是……挺正常的。

“夏洛克,很高兴见到你。”年轻男人礼貌地打着招呼,但嘴角的笑容已经开始趋于变形。

“游戏结束了,你已经无路可走了。”随着夏洛克的话音落下,大批特工和警员也实时出现。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男子扯开危险的笑容,“你找到女王的皇冠了吗?”

枪声响起,但已经迟了,男子一直拿在手上的控制器松手,而整个伦敦塔已经随着爆炸声开始摇晃。

通道上埋藏着不少的炸药,探员们紧急撤离,不少石壁开始塌陷。

而夏洛克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

“女王的皇冠?女王的皇冠?女王……”

“夏洛克!快走!”华生已经顾不上什么理智什么讨论了,赶快把这个在关键时刻犯蠢的混蛋带走才是真的。

“没事,不会有危险的,麦考夫派人排查过,大部分炸药都堆积到了储藏室,摇晃很快就会停止了。”

果然,虽然坍塌了几堵墙,还引起了不小的骚乱,但周围的探员们都训练有素,丝毫不见慌乱。

华生也就放开了扯着侦探大衣的手,再次愤怒道,“你这个混蛋!”跟他先打个招呼会死吗?

“所以展厅里的东西也都是假的了?”总不至于知道有人要来炸伦敦塔还把真货放在这儿吧?

“是真的,当然,仅限于这个展厅,他们本来坚持不能拿真的皇冠来冒险,但是显然考虑到还有第五个炸弹的可能性,他们也不得不冒险,但是女王的皇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华生真的是气都生不出来了,“好了,我们还是回贝克街221的房间先休息一下,你再好好思考皇冠的下落吧,等等,我们回不去了,因为你该死的让人就这样把它给炸了!”

“乐观点,华生,我们不能这么自私,考虑到提前暴露而让犯人逃跑可能造成的损失,你应该庆幸,至少这两次爆炸没有人员伤亡。”夏洛克说完就看见两个警员相扶着离开。

“好吧,可能造成了一些伤害,但好在没有尸体。”

夏洛克露齿一笑,连华生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现在,我们可以去哈德森太太的别墅了吧?”

 

十三、

出租车在一片宁静的小区停下,下了车后,华生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罗莎了,但夏洛克却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额……我想先在外面安静一会儿。”

“夏洛克?”

“你知道,抽根烟什么的。”

“你根本就没带烟。”

“我可以跟人借。”

华生放弃继续跟他扯皮,“好吧,不过你要是想在罗莎睡之前和她玩一会儿就早点进来。”

华生走后,夏洛克一步一顿地走到了不远处停着的车旁。

那是一辆黑色的大众。

司机熄灭了点燃许久的烟。

夏洛克:“我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

“不,一切已经结束了,我只是尊重约定来给你送一份礼物而已。”

“预告函是你写的?”

“我只是帮了个忙。”司机先生缓缓地开口,声音优雅而有魅力,与莫里亚蒂那种孩子气的绵软完全不同。

夏洛克忍不住摇头,轻笑,“所以你才是那个大脑。”

“我说了,我只是帮个忙而已。”

烟草的味道还停留在车里,没有人开口说话,司机先生好像也不在意,只是静静地等着他发问。

“什么礼物?”

“女王的皇冠。”

“这份礼物可不轻。”

“也不容易。”司机先生开始打火,“请寄好安全带。”

“你还负责送货上门?”

“更像是上门取货。”

车子很新,但对方开车的手法很熟练,而且开起来很平稳,他的手却保养得宜,制服也很精致。

夏洛克可以很容易地从他的一举一动中得出许多信息,但每一项都充斥着矛盾,这让他有点久违的头疼和亢奋。

“要知道,这很不容易。”出乎意料的,司机先说话了。

“你是说礼物?”

“是啊,他迫切地希望复仇,简直像只小狼狗似的,见着人就咬,可吓人了,要让他保管礼物可是很难的。”

夏洛克往窗外看去,街灯依次闪过,不难看出他们在往繁华的市区开去。

“他本来还算安分的,但是你们之前玩的那点小诡计让他开心坏了,还以为吉姆真的回来了,他那时候有多开心,之后就有多生气。”

“吉姆?金·莫里亚蒂?”

“对,吉姆是他的本名,他坚持认为就算是玩游戏也得用真名,不然对对手太不尊重了,吉姆总有些奇怪的小癖好,这不太健康。”

“你不介意我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吧?”

“当然不,事实上,我们可以算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吉姆总是最聪明也最会惹麻烦的那个。”

“是吗?我还以为你才是最聪明的那个,鉴于他们两个都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夏洛克很不客气地用事实戳人伤疤。

“不,一点也不,我挺胆小的,也很没用,很本分的一个人,杀人、炸弹什么的,这些都太血腥了,我不喜欢。”

“那么假如你要报复一个人,你会怎么复仇?”

“复仇?那太严重了,我可没这样的心情,”司机先生很轻松地说着,“至于报复,人们通常都会选择让对手痛苦,不是吗?”

“是的,没错,”夏洛克就像个好学的学生一样应声,“但我不是很确定怎么做,怎么才能……让对手痛苦?”

“一个人痛苦的前提是他首先要有感情,不是吗?要都像吉姆那样没心没肺的,你干光所有的坏事他都不会理你,说不定还要说你做的哪里不好,那就没意思了。让一个人痛苦是很需要耐心的,你要等他,等他有了在乎的人,等他有了不得不关心的感情,然后你就可以一击即中。”

“这太宽泛了,也不科学。”

“不科学?”司机先生也好学地问。

“不科学,有什么好等的呢?我一直觉得漫画里的反派其实都挺蠢的,为什么非要知道超级英雄的真面目才能要挟他,随便在路上抓一个小女孩就行,如果超级英雄不露面,那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个超级英雄是个伪君子、是个懦夫。”

“有趣,”司机先生笑着赞叹,“是啊,我也觉得,总是杀父亲、杀母亲,还有女友的,都太落伍了。”

“是啊,还有朋友,朋友就更逊了,你杀了他的朋友,他随时可以再找一大票。”

“我亲爱的朋友,你把超级英雄想的也太没心没肺了点。”

夏洛克坚持己见,“我不觉得,你觉得超级英雄很有良心?不管反派杀了他多少亲人和朋友,到最后还不是振作起来过上新生活,尤其是那些死了女朋友的,说不定随时又找了下一任。”

“是啊,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然反派不就赢了吗?”


“今天伦敦好像很不太平?我听到了很多爆炸声。”

夏洛克沉默不语。

“要知道伦敦的标志性建筑物可不少,不过也真是多灾多难啊,我希望没人打伦敦塔的主意,毕竟里面的东西可值钱呢。”司机先生又转了个弯,前面的路愈发熟悉,“不过听广播里说现在的政府聪明着呢,提前布置好现场,故意把炸药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好伏击犯人,说起来伦敦塔的那个地下仓库可不小。”

夏洛克握了握拳,没有说话。

司机先生依然喋喋不休地说着,“放了那么多的炸药,也不影响再放人进去,就是不知道爆炸的时候会怎么样。”

车停了。

夏洛克望着熟悉的建筑,却不肯下车。

“好了,到了。”司机先生也很耐心。

这是茉莉居住的地方。

“为什么要送我来这里?”

“来取你的礼物,现在,请下车吧,我就不陪同了,破坏了惊喜可不好。”

“我不喜欢惊喜,你告诉我门后是什么。”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只负责送礼,礼物可不是我准备的。”司机先生转过头来,帽檐仍旧压得低低的,只能看清他不断开口的嘴巴。

“你说得很有道理,只需要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就能把超级英雄给引出来,无辜的人最能引起人的负罪感,不过那还不够,人都是很自私的,没有一点感情怎么能够一针见血呢?”

“所以,你猜,门后是什么呢?”

 

一个无辜的人?

“她昨天请了假……”

一个能够让你受到伤害的人?

“她是个不错的姑娘……”

一个让你产生了感情的人?

“真高兴她没有遇到这种事,不是吗?”

一个会引起你负疚感的人?

“茉莉在电话里说……”

一个在你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消失了的人?

“她的感冒似乎挺严重的……”

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的人?

“你找到女王的皇冠了吗?”

一个本该出现却缺席的人?

“放了那么多的炸药……不知道爆炸的时候会怎么样。”

一份迟来的礼物。

 

夏洛克推开了门。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