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POI】 02 时刻警惕(上)

注:

本文为疑犯追踪与社交网络世界观的混合同人,可看作平行世界下的发展。

正文时间线为第三季图书馆小队成立后,主线为TM与小撒的战争。

文章以人物与事件发展为主,可能涉及的CP除ME外皆为官配。

    Peter是Eduardo的化名。

 

02 时刻警惕

 

2010.09.30.

新加坡。

Eduardo办公室。

“Annie,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Mr.Saverin,”漂亮能干的女助理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您的爱丁堡之行如何?”

“收获颇丰,苏格兰的创意产业很有发展前景,”Eduardo笑着放下手中的包,“我给大家带了礼物,辛苦你了。”

“荣幸之至。”Annie如往常一样打开包裹,准备分发礼物。

“对了,那几瓶威士忌是要留给Nathan的,麻烦你帮我挑出来打包好寄出去。”Eduardo的脚步停在了门口,“或者干脆我自己带过去好了,正好要回纽约一趟。”

Annie的动作停顿,猛然抬起头,“您还不知道?”

“嗯?知道什么?”Eduardo笑看着她,然后察觉出她眼底的歉疚与安慰之意。

一颗心狠狠坠下。

“Annie,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Sir,”Annie回答道,“Mr. Ingram三天前意外去世了。”

空气中有了片刻的安静,Eduardo甚至可以听到外面街上超出分贝警戒线的喇叭声,或许当初应该换个地方办公的,他想。

“Sir, Sir? Mr.Saverin?”Annie看起来十分担心他,“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我只是……他说过要请我喝一杯伏特加的。”

 

2013.

加州去往纽约的飞机上。

Mark在做梦。

说梦其实也不太恰当,因为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Mark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掩面哭泣。

他哭得太用力了,连一旁掉了冰激凌的小女孩都忍不住收起眼泪好奇地看着他。

小女孩因为可怜他,还分了一根棒棒糖给他。

可能是太久没有这样发泄过,Mark发现自己呼吸不畅,甚至产生了错觉,让他觉得Wardo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轻声叹息了一句:“Mark……”

他抬起头,但是眼前什么也没有。

只有小女孩留下的棒棒糖和一张蠢爆了的幸运纸条,不知道是从哪个外卖盒子里拆出来的。

只要不失去希望,就一定能够梦想成真。

很白痴的语句。

可Mark却舍不得扔掉,他将纸条翻来覆去揉得皱巴巴的,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将纸条好好地保管在胸前的口袋里。

好像突然间又有了继续前行的勇气。

 

纽约。

早上七点。

Shaw淡定从容地尾随着自己的新Boss,非常的有特工的素质。

但在转过街角时,眼前依然失去了他的踪迹。

作为一个腿脚不便的人,Finch有时简直让人讶异得灵活。

“你应该知道你不是第一个尝试这样做的人对吧?”Peter突然出现在一旁,递过饮料杯,“咖啡?”

“谢了,”对于能吃到肚子里的东西Shaw一向来者不拒,“告诉我Reese没有成功。”

“他没有成功。”

“很好。”也算是安慰了一下她受挫的心灵。

简短的铃声响起,Peter瞬间接起电话,笑了,“你的。”

Shaw接过手机,保持淡定地听完了Finch的话,然后一把将电话挂了,手机扔Peter怀里。

“我们有了个新号码。”

 

与此同时,Chris·Hughes,曾经的Facebook公关大人,现任美国总统的网络总监,另一款社交网站的创始人,在他的公寓里遭遇了2008年后的最大危机。

Mark·Zuckerberg,他曾经的挚友、老板,和每天恨不得掐死数百遍的麻烦制造者,在不知何时入侵了他的房子,喝了他的酒,还睡了他的沙发。

“怎么了,亲爱的?”慢一步洗漱完毕的另一半走出浴室就看到爱人呆立在楼梯上,然后顺着他的视线,从入侵者的卷毛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Mark?!”

“亲爱的,我可能需要一点勇气。”Chris握住爱人的手,Sean也非常支持地、有力地回握着,不需要多说他都能猜到这次的麻烦大了。

Mark·Zuckerberg没有带电脑。

 

纽约。

街尾。

Peter边随手拍下新号码的照片,边问,“查到什么了吗,Finch?”

Finch看着屏幕上十分详尽的信息,手不自觉地在桌面上微移,“Wayne·Kruger,46岁,已婚,是一家网络公司的创始人和CEO。”

“听起来很耳熟啊。”Peter调笑着将手中的长焦镜头对照了中年宅男。

“LifeTrace,人生轨迹,虽然声称是个让人们联系亲朋好友的网站,但事实上更像是个收集和出售隐私信息的数据掮客。”Finch补充道。

Peter抿了抿嘴唇,眼神有些不悦起来,“这合法吗?”

“看情况,但基本上是的,大多数的信息都是网民自己提供的,几乎很少有人会去看一看用户须知。”

“就算不合法,做这行的人也有的是,”Peter收起相机,看了看照片,“说起来,TM的原理不也差不多吗?”

这话让Finch很不高兴,“除了号码以外,机器从不对任何人泄露任何信息。”

“那也不尽然,它让我找到了你,记得吗,Finch?Root第一次抓走你的时候。”

Finch想开口反驳什么,但还未等他组织好话语,Peter又汇报了最新进展。

“他回公司了,接下来就要看Shaw的了。”

不排除有转移话题的可疑,但Finch还是顺阶下了,“希望Ms.Shaw能够进展顺利。”

Peter倒是相当乐观,“对她有点信心,Finch,Reese对她的评价很高。”

“我对她的能力并没有怀疑,只是担心她是否能够忍耐得住不在我们的号码面前施展暴力。”

关于这方面,Peter也着实没有多少信心。

“不管怎样,还是不能排除他是行凶者的嫌疑,我会向Ms.Carter询问一下是否有关于他的档案。”

“而我就继续守在这儿,以免有什么精神失常分子突然拿把冲锋枪冲进去。”


评论(11)
热度(55)

© 毕潇1314 | Powered by LOFTER